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顾帅!

-江湖夜雨-:

玄铁营工作服,请一枝花试一下…下半身没想好长啥样………(´-`).。oO

香菇王子:

黑总赞助的是非题插图!运动服机!含泪捧起,我印!

阿璇Asha:

没记错的话 应该是舅舅和金凌的最后一幕吧
又可爱又忧桑的一段

´_>`刚才发现打错了一个字重新发一次

【忘羡】含光君命格反馈记录 07

洞秋:

前文链接 01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3c130


02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40671


03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54edf


04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5b7fd


05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5e961


06 http://zhizhou472.lofter.com/post/1e461878_1137c734

  我想,自打做神仙起,我还从没见过哪个神仙如我们这样惶急过。
  仙僚通红着眼,对着不夜仙城里发狂的魏公子和他身周站起来的凶尸和倒下去的人们,捏了一个又一个仙诀,画了一个又一个血符。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仙僚的法力被结界反弹回来,实实地弹回她的身上,她呕出一口血,我连忙上去扶住她,和她一起绝望地跌在云朵上,看着这人间炼狱,平生第一次觉到这种令人窒息的无力。
  血洗不夜天。
  不夜天……吗?
  长夜无日,霭云蔽月。无边无际的黑暗,好像早已经是彻骨寒夜了。
  连仙界都会有羲和神尊不当值的黑夜,这人间,哪来的不夜啊。
 
  夷陵的山洞里。
  含光君紧紧拉着魏公子的手,输送为数不多的灵力,挽回魏公子逐渐流失的生命。
  可是魏公子的神志,恐怕已经涣散了。
  含光君:“魏婴,已经离开不夜天了。”
  “滚。”
  含光君静默了一瞬。
  “……我带你回云深不知处。”
  “滚。”
  “……莲花坞?”
  “滚。”
  “……去哪里都可以。”
  我捂住耳朵,不忍再听下去。
  仙僚闭上眼,牵住我的袖口。
 
  该来的总会来,我们知道,含光君也知道。夷陵的山洞毕竟不是世外的桃源,蓝家的修士总会找上来。
  含光君:“没有可解释的,就是这样。”
  这是我在凡界的记忆中,他第一次对蓝老先生这样顶撞。好像含光君为了魏公子,有过很多这样的第一次,破过很多的例。
  他是甘愿的。
  含光君还不及弱冠,在不夜天与凶尸大战一场后,居然还能挡住三十三位蓝家长辈,牢牢护住魏公子。
  令人咋舌。
  也令人心酸。
 
  回姑苏后,含光君受了几近要他命的责罚,三十三道戒鞭打在身上让他连床都下不来。他还是老样子,好像完全不疼,一声不吭。
  我坐在静室的窗台上,看见一朵小小的云彩,那朵云彩看着很眼熟,是仙者来往所乘的祥云。
  是仙僚召来的祥云,她要回天府宫了。她临走时站在云端,冲我笑了一笑,笑得很难看,很像哭。
  她的任务大约结束了。
  我揉揉眼睛,继续我的任务。
 
  后来,看含光君在纸上写得多了,我才知道那不是魏无钱,是魏无羡。还挺好听的。
  可是,人既然已经堕入无间,受轮回之苦,名字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于我,十三年如一日。于他,一日如十三年。

啊( •̥́ ˍ •̀ू )

藥:

我的傷痛終於緩了緩

想畫畫他們被第三個人問彼此的感情這樣的感覺就下手了



就是eg之後僕沒有消失而是進到俺意識更深層的地方去了

那個地方俺俺無法感受到僕僕的存在,僕僕因為存在被削弱無法自行出來,但是俺赤發生的一切他都能知道。

於是在這個前提下俺病沒好反而更病了(×

他試圖去分裂一個像僕僕的自己出來,但是沒有成功,這個意識還只是俺赤的潛意識而已,沒有獨立,所以通篇都是自問自答(

不過因為這個潛意識的不完整使得它可以到僕僕的那個意識層,能與僕僕對話并接他出來(


我們不講科學道理好不好我這就去吃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