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清平乐

甜甜甜超级甜!忘羡特别好!❤

君向潇湘-芜:

现代流水账日常,依然没啥情节。
——————


接近正常下班的点,蓝忘机隐在右下角的聊天窗口跳了出来,抖了两下,然后边框里出现一个等待接受的在线传输文件,文件名很简单,一个“么”字,后面跟着个销魂的波浪符。蓝忘机嘴角微弯,点击接收。
文件夹里是一个mov格式的小视频,他点开了看,是一个时下流行的扁平风格的MG动画,画面上一个小圆球蹦蹦跳跳然后四散成无数小圆点,小圆点流动成一尾鱼,鱼入水又变成漂流瓶,漂流瓶被冲上岸,变成红苹果,苹果发芽抽枝,长成大树,树上结满小小的爱心,爱心汇聚成一个大的爱心,上面显出一行花体字“for my love”。
视频只有三十几秒,蓝忘机循环了好几遍,然后给对方发消息。
他才打了俩个字,那边却先等不及了,刷出一排排图文来。
“二哥哥,给你的表白看了没?”
“期待.gif"
“爱心.gif"
“星星眼.gif”
蓝忘机:“嗯。”
对面的魏无羡又问:“喜欢吗?”
蓝忘机还是回的“嗯”,想了想问他:“你在做什么?”
“无聊中。。。”
蓝忘机心想难怪有时间做动画玩了。他们前一个项目上周已经正式上线了,后一个项目还在策划阶段,魏无羡作为后台测试,目前正闲置着,有大把的时间荒废。
蓝忘机还没来得及回复,微信图标又闪了闪——他的社交软件一般都是设置静音的。
是魏无羡发了条语音过来,懒洋洋的声音通过耳机传入他的耳中:”蓝湛,我好想你呀——“
蓝忘机的心一跳,拿起手机直接拨了他的号码,那边几乎是秒接。
“蓝湛!”魏无羡笑嘻嘻的声音又清又亮。
蓝忘机轻轻应了声,说:“下班我去接你。”
魏无羡”咦“了声,问他:”今天不加班?“
做他们这一行的,实在很少有不加班的,所谓的正常下班点也只是空置,早一点的七八点就可以走人,晚一点到凌晨都不罕见。
原先魏无羡轻轻松松做他的体育老师时,还经常闲的无聊,他实在很难闲下来。于是又开始倒腾他的那些动画特效之类的爱好,平常做些作品往网上丢,偶然还出个教程,倒是吸引了不少人气。
他大学修的是计算机,当年也算是风云人物,后来家里出了点事而销声匿迹了。与蓝忘机重逢的时候,他正蹲在天桥底下卖儿童拼图。再后来,误打误撞的救了蓝氏的小朋友,颇受小朋友欢迎,被推荐到当地的中学当了个体育老师。和蓝忘机确定关系之后,蓝忘机是一直希望他能来蓝氏集团的。毕竟当年魏无羡作为推荐生在蓝氏旗下云深开发中心实习的时候,也是佼佼者,虽然是异类中的佼佼者。如果人尽其才,那最好不过。当然,蓝忘机的私心其实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申请了大半年,蓝氏的当家人蓝启人总算是“哼”了一声,同意了。
魏无羡于是由清闲的体育老师变成了面朝电脑不挪窝的码农。忙时是真忙,闲时也是真闲。
可他有个毛病,一闲下来就会害相思病。即使蓝忘机就在他对面的大楼里。
“可没办法呀,”魏无羡很是委屈,“我一无聊就满脑子就是你,这病只有你能治。”
蓝忘机拿着果机的手发烫,他声音低沉又温柔:“不赶进度,工作可以回家做。”
那头魏无羡又嘿嘿笑了两声,笑的很痴汉:“二哥哥你真是我的良药啊,还是甜的~我爱死你了!”
蓝忘机小声回了一句“我也是”,魏无羡却不放过他了:“蓝二哥你怎么还是这么害羞啊,你办公室又没其他人,说这么小声干嘛?你大声一点说嘛!”
但是你办公室有人。蓝忘机心里默默的说。
魏无羡的办公室里是一色的直男,然而这群混ACG圈的,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甚至还有不少是腐的,时不时逮着机会就跟公司其他部门的单身妹子们转播一下魏无羡撒的狗粮,以此来获得妹子们的芳心。


就在这时,蓝忘机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他对魏无羡说了声:“稍等。”也没挂电话,就直接放桌上了,对门口说:“请进。”
推门进来的是助理妹子,助理将一叠文件交给他:“这是市场部的用户分析报告,他们说电子版已经发给您了。”
蓝忘机微一低头,看到电脑右下角的果然有新邮件提醒,他刚才全心和魏无羡讲电话,都没有注意。他接了文件,说:“我知道了。”然后开始收拾桌面。
助理却没走。他问:“还有事?”
“嗯。市场部经理说让您现在看了给回意见,他们今晚还要拟定框架。”
蓝忘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我待会回复他。你先下班吧。”
“啊?”助理有些惊呀,忙道了声:“好的,蓝总明天见。”
其实他们蓝氏内部的制度挺规范的,蓝家人也很守时。只是聘的些项目经理都是大神,大神脾气也大,一个比一个有个性,有人爱工作,有人爱折腾。蓝氏秉着爱才的理念,也只得默许,反正也就是补贴个工作餐和加班费的事。
然而据魏无羡所说,这些个经理肯定都是单身喵。要是家里有人等着,谁乐意天天杵公司耗着?要是有人给做饭,谁乐意蹭这种早吃腻味的工作餐?
魏无羡得意的想,我就有人等着,有人给做饭!
蓝忘机拿起电话,那头魏无羡委屈巴巴的声音哼哼哼地传过来:“怎么,还来接我不?”
蓝忘机有些愧疚:“等我一下。一起回。”
魏无羡又生龙活虎起来:“好诶!”然后又听见他对同事的话也一字不漏的传了过来:“你们先走,我等男朋友来接呢!”
那边顿时响起了一阵笑骂和起哄。
蓝忘机挂了电话,低头看文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听见有人敲门,他说了声“请进”,也没抬头。来人走到他桌子对面坐下,也不说话,蓝忘机这才抬头。
“……”
魏无羡撑着胳膊笑眯眯看着他:“怎么样?我来接你了,惊不惊喜?”
蓝忘机拿手机看时间:“抱歉……”
“欸!”魏无羡一把抢过他的手机:“不急,你忙你的,我就在这儿等着。”
蓝忘机抿了抿唇,现出一点笑意。
魏无羡于是就倚到后面的沙发上玩他的手机。
他们两人是高中时候就相识了,到现在工作性质相同,所以共同好友其实也挺多。魏无羡刷新他的朋友圈,正好刷出一条信息,还是一个他十分不待见的人的信息。
金子轩:陪媳妇儿回娘家~
后面配了莲花坞的风景图和一家人的自拍。
魏无羡看得牙酸,可是看到姐姐江厌离笑的也很开心,就勉强不吐槽金子轩的嘚瑟劲了。他戳了评论问:姐姐回云梦了?
发完了才记起来自己用的是蓝忘机的号。正打算删评论呢,那边已经回复了。
“是啊。莲花坞的荷花开得正好,蓝二少有空也来看看?”
魏无羡心思一动,抬头去看蓝忘机,后者正在电脑上打字。他于是转到蓝忘机身边,翻着那叠文件,问:“这是咱们的下一个项目?原型图大概什么时候出?”
蓝忘机仰头看他:“至少半个月。”
魏无羡挠了挠他的下巴,“咱们今年的年假还没休呀,蓝湛!”
蓝忘机点了点头。
等俩人下班,天已经黑了,路上正是堵车的时候,好在他们住的离公司不太远,绕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小菜,回到家正好七点半,不算晚。
蓝忘机做饭,魏无羡就帮着洗个菜,切个肉。他自己是很想一展厨艺的,可惜他要是动手了,再好的菜也糟蹋了。
煎鱼的时候,魏无羡抢着抓起砧板上的配菜往锅里洒,望着锅里寻思:“我觉得我的厨艺应该不错的。蓝湛,要不然今天让我试试!”蓝忘机盖好了锅盖,回身搂过魏无羡的腰,低头亲了亲他,嗓音低沉的哄他:“你到外面等着就好,乖。”
魏无羡色令智昏,乖乖出了厨房。等他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啃苹果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原先是要干嘛的。他目光又飘到厨房,看着蓝忘机的身影,心想自己简直跟个昏君似的,被美人吹吹枕边风就晕头转向。他盯着自家的美人,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得意,就忍不住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吃完饭下楼去散步消食,小区里也很热闹了。花园广场上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跳用广场舞曲在双人舞,竟然一点都不觉得违和。蓝忘机牵着魏无羡的手,在人群外围观了一会儿,继续往外面走。运河两岸都修了景观带,两人沿着河岸漫无目的闲逛。
魏无羡问他:“蓝湛,我姐姐回云梦去了,咱们也回去看看吧,我好久没见到她了。反正这段时间比较闲,把年假提前休了。”
“嗯。”
“说起来,我都没带你去我家看过吧。当年在苏州上学的时候,我好几次邀请你去呢,你总不理我!”想起少年时候的往事,魏无羡也忍不住笑了。又说:“对了,正好思追高考也考完了,咱们把他也一起带回去。”
蓝思追是蓝家收养的孩子,从小在蓝家长大,虽然后来和堂叔温宁相认了,但仍是留在蓝家上学。前些日子高考考完了,就回叔叔家住几天。
蓝忘机点点头:“明天把事情安排好了,我们去接他。”


他做事一向效率高,第二天就把请假和工作事宜都安排妥当了,魏无羡给江厌离打了电话,说要回云梦去看她,江厌离开心的不行,连忙问他想吃什么,准备着给他做大餐。
魏无羡笑道:“姐姐做的菜都好吃,我又不挑。”
江厌离埋怨他:“我晓得的,可你也要顾念一下阿湛啊,他们苏州人和咱们口味又不一样。”
“把咱们的三蒸拿出来,还有姐你最拿手的莲藕排骨汤,我保证他吃了还想吃!”说到这里,想起童谣,竟和电话那头的江厌离异口同声道:“白米饭,藕汤淘,吃哒喝哒再来舀~”念完两人一起大笑。
和江厌离说定了回家的事,又给思追打电话,说明天去接他。思追倒是很乐意,温宁在一旁听着,也没意见。魏无羡又给温情打电话,电话没打通,估计是在忙,没时间。
温情学医,毕业后就在魔都一家公立医院当医生,她弟弟温宁跟她住一起,也在那附近工作。
魏无羡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靠在蓝忘机怀里,对他说:“我姐的手艺可好了,她做的菜你也一定喜欢!”
蓝忘机“嗯”了声,目光柔和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魏无羡眼睛瞅着电视,继续说:“这边莲藕汤的莲藕咬起来格叽格叽的,总感觉像没熟一样。我家那边的莲藕生的就好,莲花坞为最,那才是真正的‘藕断丝连’,熬汤口感最好,咬起来粉绵绵,诶,就有点像这儿的云片糕,可是不黏也不腻,自带莲藕的清甜,莲藕的颜色也是粉白粉白的好看。我姐手艺好,都不用放什么乱七八糟的调料,熬出来汤颜色清,味道香,这才是真的色香味俱全。蓝湛你一定要好好尝尝!”
蓝忘机经常听他夸赞江厌离的厨艺,尤其对莲藕汤恋恋不忘,他本来对吃的没什么特别爱好,这回听魏无羡说的这么详细,竟也心动,对江家姐姐的莲藕汤满怀期待起来。
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儿,魏无羡先去洗澡,还没出来,电话就响,是温情打来的,蓝忘机拿过来接了。
“魏无羡你打我电话?”温情声音柔和,语气却是一直利落。
蓝忘机:“是。”
“什么事?”背景音嘈杂,看来是还在外面,也许没听出声音的主人不对。
蓝忘机回答她:“魏婴在洗澡,我是蓝湛。温情你现在方便听电话吗?”
“咦?”温情忙道:“你等等。”过了一会儿,那边安静下来,温情的声音也清晰传了过来:“蓝忘机,你要说什么来着?”
“我和魏婴要回一趟云梦,会带上思追。”
温情笑道:“行啊,你俩是家长,自然没问题。要给他准备些什么东西吗?”
说话的间隙,见魏无羡套着个松松垮垮的睡衣出来了,蓝忘机就道:“魏婴出来了,你和他聊。”将电话递给魏无羡。
魏无羡和温情说起话来就不是一句两句的事了。先是问思追在她那里有没有受委屈,后来又问要给她带什么特产,说得温情不耐烦朝他吼:“魏无羡你还有完没完了?我这还晚饭都没吃,赶着回家呢!”
魏无羡哈哈笑着:“你回你的我又没拦着你……”终于在斗嘴中结束了通话。


次日一早,两人收拾了换洗衣服,带了满满当当的苏州特产,先往上海那边去接蓝思追,然后转道去湖北。
一段时间不见,蓝思追倒是晒黑了些,问起来才知道,他在给温宁当助理呢。温宁开了家花店,因为他人老实好说话,长的也好看,在那一带很受欢迎,每天都还有些生意。蓝思追帮他拓展了网上业务,给他的花店开了公众号,每天一篇美文,配着花花草草的图片,短短时间里还增加了不少关注。
魏无羡坐在副驾驶上回头,笑问:“我们家思追这么厉害?”蓝忘机给他扣上安全带,又回头叮嘱蓝思追系安全带。
蓝思追被魏无羡夸,也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手机划拉划拉,展示给他看。
魏无羡一瞅,更乐了:“呦呵,粉丝还不少呢!不错不错。”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说:“来来来,我给你宣传宣传。”他翻了最新的一篇文,分享到自己那很久没动静的微博,引起他粉丝的一片哀嚎,纷纷斥责失踪人口回归竟然是打广告。
他笑嘻嘻和蓝思追聊着当下的热点,聊着聊着,又问他:“思追儿,你的专业确定了没有?”
高考之后,蓝思追就估了分,虽然目前的分数线还没划定,但如果不出意外,根据以往的分数线,蓝思追的分数上重点大学是绰绰有余的。之前魏无羡也有问过他的打算,蓝思追还不确定,现在又听他问起,忙郑重的告诉他:“我这段时间在情姑姑那儿,也想了很多。我想学医,像姑姑那样救死扶伤。”
蓝忘机一直在默默听他们说笑,听到思追的回答,也忍不住侧头看了看。魏无羡已经问出他的想法了:“那你知道现在医疗体系的一个整体状况吗?”
蓝思追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现在社会医患关系紧张,医生可以说是很不讨好的一个职业。不过魏无羡和蓝忘机没有干预他的选择,只是问他了不了解情况,担心他为一时的美好理想,而被现实伤害。他心里一暖,笑着说:“前辈放心,我知道的。”
魏无羡和蓝忘机互看了一眼,回头对他说:“你有自己的目标就行了,这些事不着急。对了,你也没去过云梦吧?我姐姐家的孩子放暑假,也跟着回云梦了。他比你小两岁,叫‘金凌’,到时候你们认识认识,可以一块儿玩。”


蓝思追见到金凌的时候,后者正在莲花坞门外的柳树下遛狗,那只狗很可爱,却把魏无羡吓的半死。
魏无羡躲在蓝忘机身后不肯进去,蓝思追就去和金凌打招呼:“你好,我叫蓝思追,我们是来……嗯,拜访江叔叔和厌离阿姨……”
金凌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远处的魏无羡,蔑视的“哼”了一声,才拍拍大狗的头,说:“仙子,你自己去玩,走远点。”打发走了狗,才朝魏无羡喊:“你们来了!”
没了狗,魏无羡又是好汉一条:“臭小子,这么没大没小,连舅舅也不会叫?”
金凌极不情愿地叫道:“大舅。”
魏无羡立马乐呵呵地应了声,又指着蓝忘机:“这你大舅妈,乖,叫人。”
金凌:“……”
蓝思追:“……”
蓝忘机:“……”
金凌还在纠结要不要叫蓝忘机“大舅妈”,江厌离已经出来了。
“阿羡,阿湛,你们来啦!”
几人将从苏州带来的特产和给江厌离夫妇以及江澄的礼物都搬了进去,江厌离以前见过蓝思追,知道他和忘羡二人的关系,这次见他也来了,十分高兴,拉着金凌要他叫蓝思追哥哥,金凌瞪着蓝思追半天也只憋出一句“你好”,“哥哥”两个字是无论如何喊不出来的。后来蓝思追将自己带的礼物给他,又和他讲学校的趣事,金凌才渐渐和他熟络起来。


和蓝魏二人相比,江澄的工作要自由得多,不用打卡上班。魏无羡没见到江澄的人影,问江厌离:“江澄哪去了?”
江厌离抿嘴一笑:“前几天有个长辈给他介绍了个姑娘,今天有空,我就叫他去和那姑娘碰个头。”
魏无羡“啊”了声,好奇问道:“他不是上个月交了女朋友吗?”
莲花坞有很大片的莲花池,边上有葡萄架搭成的凉棚,风从水面吹过来,还带着荷花的清香。江厌离洗了水果招呼蓝忘机等人,又低声向魏无羡说:“上次那个没成。”
魏无羡更大声的“啊”了下,“又没成?不是说还满意吗?”
江厌离说:“阿澄是满意的,那女孩子不同意了。”
原来有次江澄陪女孩子逛街,人家女孩子买衣服的时候和店家砍价,江澄就不耐烦了,直接付了钱,拿了衣服就给塞女孩子怀里了。他觉得他表现得特别有男子汉气概,特别霸道总裁,女孩子一定会喜欢的。结果当天晚上,女孩子就把衣服放他家门口了,然后招呼也不打就把他给拉黑。江澄莫名其妙,后来还是别人转述给他那女孩子的话:“当着外人的面就那样,让我下不来台!”
魏无羡笑得直拍桌子:“他倒是好心,可惜太不给人女孩面子了。”
姐弟俩说着话,金子轩就在一旁切西瓜,他将切成一瓣一瓣的给蓝忘机,又将另外的西瓜削了皮去了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牙签戳了喂给江厌离。蓝忘机就一直默默地剥莲蓬,将剥好的递到魏无羡手边。
金凌正在叫蓝思追教他做化学题,结果一抬头看见这一幕,顿时觉得眼睛疼。他合上作业本,拉着蓝思追说:“思追咱们去划船。”
蓝思追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想划船,连忙说:“可是我不会水啊,我还晕船。”
“我会啊。再说了,都是小船,有什么好晕的。”


晚上江澄才回来,江厌离问他进展,他说对方性格泼辣,不合适。他本就脸色不大好看,看见姐姐和金子轩相亲相爱、魏无羡在跟蓝忘机腻歪虐狗,脸色就更难看了,但他不能对金子轩说什么,就朝魏无羡吼,两个人用方言对骂了一番,才恢复心情。
魏无羡也很久没见他了,吃完晚饭,两个人就出去找旧时的那群狐朋狗友一起相聚,唱k撸串追忆往昔岁月稠。
江厌离从炉子上盛了莲藕排骨汤,端给蓝忘机:“阿湛,你尝尝。”
“谢谢。”
蓝忘机吃东西很斯文,江厌离就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陪他说话:“这几年,多谢你照顾阿羡。”
蓝忘机摇了摇头:“应该的。”
江厌离笑道:“阿羡性子跳脱,有时候很骄傲,说话不留神,就得罪了不少人。可是,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嗯。”蓝忘机看着她,很认真地回答:“我知道,他很好。”
“阿羡父母去世的早,很小就成了孤儿。我记得他刚来我们家那会儿,特别乖巧懂事,总是一副笑脸,嘴又甜,见着人就喊。可是又总是小心翼翼的,饭不敢多吃,水不敢多喝,鞋子打脚也不敢说,就怕别人嫌弃他不要他。要不是后来他睡着了,我看到他脚上的水泡,都不知道他鞋子大了。”想起往事,江厌离也有些心酸,“他一直都是很照顾人的。我以前总盼望着他能遇到个真心喜欢他爱护他的姑娘,他却说他不会喜欢什么人。所以后来我听说你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还很诧异,心想,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阿羡这么喜欢。”
蓝忘机不由得正襟危坐,竟隐隐生出些初见家长的紧张来。
江厌离温柔笑道:“见了你,我才知道阿羡为什么这么喜欢你。阿湛,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都很好。”


魏无羡回来先往房中找蓝忘机,见蓝忘机靠在床头读书,就凑过去抱着他。房间里开着空调,蓝忘机身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魏无羡就不想起来。
蓝忘机放下书,反手抱着他,也不嫌他满身的酒气和汗臭,脸颊挨着脸颊蹭了蹭,拿毛巾给他擦汗,以免出了汗又吹空调感冒。
“蓝湛。”魏无羡在他怀里抬头,眼角染着红晕,嘴角噙着笑意:“我喜欢你呀!”
蓝忘机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这是他日常表白,于是微微一笑,回他:“我也是。”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将脸埋在蓝忘机肩头,又叫了一声:“蓝湛。”
蓝忘机静了一静,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问他:“喝了很多酒?”
魏无羡乖乖点头,然后就不说话了。
蓝忘机明白过来,魏无羡怕是喝醉了。
魏无羡的酒量很好,蓝忘机以前从没见他喝醉过,也没想过他喝醉了会是这样的。蓝忘机抱他去冲澡,他也乖乖的,不吵不闹,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伸腿就伸腿。如果是平时,要这样洗澡,魏无羡肯定会手痒心痒挑拨他,喝醉了反而老实了。蓝忘机想起江厌离说的,魏无羡小时候特别乖巧懂事,心中就一片柔软。
蓝忘机抱他回床上的时候,他还是睁着眼瞅着蓝忘机一眨不眨,蓝忘机问他:“不困吗?”他点点头,仍是盯着蓝忘机看。蓝忘机明白他的意思,亲了亲他,说:“我一直陪着你。”魏无羡这才攥着蓝忘机的衣角,蜷在他怀里睡去。
蓝忘机听着怀中轻平的呼吸声,像呵护珍宝一样,柔柔环抱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晚安。”
虽然遗憾不能陪着幼年的你一起成长,但所幸,未来的许多岁月里,我能一直都在你身边。
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平地神仙,清凉世界,与君相知也。


end.


ps:错别字有时间再修。

评论

热度(146)

  1. 三月兔蘅芜不是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半夏蘅芜不是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