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破妄(45)

“只是因为你是魏无羡”❤

蟹黄加子仁:

下了飞机,两个人互相道别往反方向走去。网吧年代久了,总有些破旧,魏无羡和温家姐弟一合计,将网吧关了几天修整,重新翻修了一遍,挂上禁止吸烟的标志。


等魏无羡回过头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了六天。期间蓝湛打过一次电话,但那时他顶着烈日骑着三轮车去帮忙拖材料,没怎么看就给挂了。此后蓝湛再也没有打过来。


电脑都换上了新的,魏无羡躲个懒,扑倒包间里头开机上游戏,看了一眼好友列表,蓝湛果然在。夷陵老祖递了个入队申请,蓝湛竟也同意了。一看含光君呆着的地方,塞北大漠无名关,魏无羡手下一动,跟着传送过去。


夷陵老祖:【含光君你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在想我?】


含光君站在无名关最顶上,游戏人物的视角随着目标变幻,落在夷陵老祖身上。没有什么情绪,但是魏无羡总觉得他似乎透过屏幕再看自己。


【疼吗?】


【什么疼不疼?】


【被狗咬,疼吗?】


魏无羡心里一跳,险些以为蓝湛认出自己来了。转念一想,他先前没有告诉蓝湛被狗咬的事情,倒是夷陵老祖告诉含光君他被狗咬过:【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难不成是心疼我?】


句末还加了个贱兮兮的猴子表情。


【日常。】含光君避而不答,丢下两个字传送走了。


魏无羡赶紧跟上。


因为不用再夺到处追杀他的人,夷陵老祖也没上含光君的飞剑,就骑着毛驴招摇过市。含光君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见他和驴慢悠悠地趟过来。驴上人还问:【含光君怎么不催我?】


欠打地很。


含光君说:【不急。】






魏无羡盯着那两字琢磨了一下,觉得含光君的态度有些不对劲,怎么忽然就开始关心他了?


他跟旁边的温情这么一说。


温情丢下抹布,斜眼觑他,认真地说:“魏无羡你怕不是有病,先前你还嫌人家对你太冷淡。”


“我哪里有。”魏无羡说,“冷淡的也挺可爱,我不嫌。”


“……”温情抱着打瞌睡的花花走开。


温宁从蓝湛那把猫抱回来养在网吧里头当吧宠,玳瑁的那只叫花花,白色的那只叫小绵。


魏无羡打心里觉得,在给宠物取名字这方面,温宁和江澄是有共同话题的。


小绵蹦上电脑桌,不远不近地蹲在那里晒太阳,蓝色的眼睛泛着宝石般的光。魏无羡看着它,越看越像蓝湛,很想摸一摸。小绵冷淡地回头看他一眼,长长的尾巴一扫,从魏无羡手背扫过去。


魏无羡指着它道:“不说话我就当你喜欢我了,你喜欢我我就要摸你的。”


小绵和他对视一眼,转过头去,尾巴还在扫来扫去。


魏无羡伸出手,在他背上摸了一下,小绵喵了一声,没有挠他。






副本结束后,含光君有事下线,魏无羡心里猜测八成是要去工作。他正想着反正没什么大事,干脆再去打几把竞技场,电话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蓝湛。


原来不是去工作啊。


魏无羡喜滋滋地接起来:“蓝湛,下午好啊。最近忙不忙,改天出来一起吃个饭啊。网吧隔壁开了一家串串香,味道特别好,又辣又麻,你来我请你吃啊。”


蓝湛那头沉默了一瞬,道:“不必改天。”


“嗯?”


“今晚有空。”


蓝湛公司离网吧不远,开着车就过来了。魏无羡靠在门口玩猫,见他下车,抓着白猫的爪子朝他挥挥手:“哟。”


白猫挣脱他的魔爪,三两下跳到地上,走过去趴在玳瑁旁边睡觉。


魏无羡说:“这猫看着像你不?”


蓝湛目光落在两只猫上,又看了眼嘴角上挑,睡觉也像在笑的玳瑁,微不可见地点头:“像。”


两人自说自话,竟然也能顺着猫聊下去。魏无羡边走边笑:“白猫叫小绵,玳瑁叫花花,这名字取得,可真像江澄。你不知道,江澄以前养了几只狗,我记得有叫妃妃,叫小爱的。”


“养狗?”蓝湛皱眉。


魏无羡没看见,笑道:“对啊对啊。他可宝贝那狗了,送走那天哭得特别伤心,隔着三条街都能听见他在喊。因为这个气了我很久,举着比他人还高的锄头要去砍我家苹果树。我爬上去不让他砍结果下不来,还是师姐过来哄住我们的。”


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脸上十分怀念,目光温柔,回忆着蓝湛穿插不进的过往。






这家串串香味道太好,晚饭时间几乎是爆满。魏无羡索性买了外卖,招呼店里人一起吃。


店家跟他们认识,直接端着两大盆送过来,有辣的也有不辣的。魏无羡顺手就递给蓝湛一串最辣的,还往上撒了辣椒粉。蓝湛没说什么,低头默默吃光了一整串,额头上见了汗。


魏无羡又给他塞了几串:“蓝湛你吃得太慢,都被他们抢光了。”


豆皮土豆吸足了红油,咬上一口汁水就会在口中炸开,回味无穷。上头又撒了厚厚一层红色辣椒粉,蓝湛默默接过,埋头吃。


温情的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打了个转,笑问:“蓝湛你要不要喝水。”


蓝湛点点头,接过水喝了一大口,才道:“多谢。”


一顿饭吃得热火朝天,收拾干净之后温宁端着盘子送回去。魏无羡拉着蓝湛就要上楼,被温情喊住,只能让蓝湛先上去等他。


温情抱着猫看蓝湛走了,这才对魏无羡道:“你可是有多恨蓝湛。”


魏无羡:“啥?”


温情道:“特辣上头加辣椒粉,你不是和蓝湛有仇是什么?就你喜欢的那种辣度,谁能受得了。”


魏无羡指了指楼上:“他呀。我跟他吃过好几次,都这么辣。”


温情十分同情蓝湛:“你知不知道,蓝湛从不吃辣的。”


“你怎么知道?”


“蓝湛算得上校园名人了。”温情似笑非笑地说:“暗恋他的女孩子从校门口排到西塘去,他的喜好早就被摸个透,也就你不知道。”






魏无羡心里发虚,切了一个冰过的大西瓜,端着就上了楼。


楼上一半是包间一半是休息室,里面堆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也就一小块地方勉强能坐人。蓝湛站在沙发旁边,低头看柜子上放着的一张照片。老人坐在最中间,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小孩子,膝盖上还坐着一个扮鬼脸。三个小孩子都剪着齐耳短发,穿着也差不多,就像三兄弟。


魏无羡递给他一瓣西瓜,笑道:“猜猜哪个是我?”


蓝湛伸出手,指站在右边抿嘴笑地小男孩。


魏无羡啃着西瓜道:“神了,别人第一眼看见都以为温婆婆膝盖上的那个是我,你怎么知道的?”


不等蓝湛说,他又自己回答:“是了,你小时候见过我。”


“嗯。”蓝湛点点头,又道:“眼睛很像。”


魏无羡把瓜皮丢了拍拍手:“我看过照片,我眼睛长得像我妈,又大又亮,还特有神。”


蓝湛转过头看魏无羡,刚好和他对上眼,飞快转过头去。


魏无羡盯着他微红的后耳根,想起方才温情说的话。


“蓝湛这样冷淡的人,不会因为给谁面子而做他不想做的事情。他肯吃你递给他的东西,大概只是因为你是魏无羡。”



评论

热度(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