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身体互换

苍耳:

短线的日常,逻辑已死。



  
  甫一睁眼,蓝忘机便觉察有些不对劲。
  
  他转过头去,下意识想看一看魏无羡,却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正是他自己。
  
  蓝忘机的眼睛猛地张大了,他将身上的锦被一掀,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魏无羡的睡衣。
  
  他不由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又迅速下床去照镜子。
  
  最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他现在,是在魏无羡的身体里。
  
  蓝忘机又走回床边,见原本为无限躺着的地方,被子鼓起了一个大包,有人蜷缩在里头,只露了个脑袋出来,头发乱糟糟地铺在枕头上,“魏无羡”闭着眼睛,还在微微打鼾。
  
  见到自己这种不雅观的睡相,蓝忘机的心情一时间十分复杂,他既不忍心叫醒魏无羡,又不能以这副面貌出门,更担心魏无羡醒了以后看到这种情形、会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来。
  
  因此,蓝忘机只能坐在屋子里等魏无羡醒来。
  
  而当魏无羡醒来时,已经将近午时。
  
  他睁开眼,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开口便唤道:
  
  “蓝湛,蓝湛……”
  
  唤了两声,魏无羡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好像是蓝忘机的声音,正从自己嘴里发出来。
  
  魏无羡一下子就精神了过来,他走起身来 跳下床,将衣服解开向两边一掀,低头一看,一目了然。
  
  我变成蓝湛了????????
  
  魏无羡又惊又喜、福至心灵,撩着衣服狂喜乱舞之际,就看到了端正坐在窗边安安静静看书的“蓝忘机”。
  
  好吧,其实看到的,是端正坐在窗边安安静静看书的他自己。
  
  蓝忘机显然也看见了他,目光中有一丝不忍直视,满脸的欲言又止。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
  
  蓝忘机看到自己脸上这种“生动”的表情,连眉角都忍不住抽了抽,他终于忍不住转开了视线。
  
  魏无羡开始往身上一件件套蓝忘机的衣服,嘴里还喊着:
  
  “蓝湛,你的衣服怎么穿呀?我不会,你过来帮帮我——”
  
  蓝忘机闻言便站起身来,走过去帮魏无羡穿衣服。
  
  魏无羡的身材比蓝忘机要矮一些,因此现在的蓝忘机绑帮魏无羡理抹额的时候,是要仰着头、并微微踮起脚来的。
  
  魏无羡饶有兴致的看向满是严肃认真的自己的脸,感觉万分新奇,他知道蓝忘机此时的心情必然更加复杂别扭,看到对方如此认真努力的样子,便忍不住要使坏。
  
  因而“魏无羡”手臂一伸,就揽住了“蓝忘机”的腰身,并轻而易举将他抱了起来。
  
  ——蓝湛的身体还真是好用,力气果真很大。
  
  魏无羡双手抱着蓝忘机的时候,脑子里便开始忍不住胡思乱想,蓝忘机双脚离地,自孩童时期过后,就再无人如此抱过自己了——他脸上一时青白交错,低声喝道:
  
  “放我下来!”
  
  却是魏无羡的声音从嘴里露了出来,听到这一本严肃的呵斥声、连蓝忘机自己也惊呆了。
  
  他从未听过魏无羡用这种声音讲过话,别扭得很。
  
  魏无羡也听呆了,随后扑哧一声,借着如今身体的优势,不好好占足便宜怎么过瘾。
  
  他低下头去,对着“蓝忘机”笑得眉眼弯弯,甜蜜蜜地道:
  
  “不~放~”
  
  这腻人的语调用蓝忘机的嘴说出来,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蓝忘机本人的脸色则更加难看了,他如遭雷亟一般,呆了数秒,甫一抬头,便对上了自己满是笑容的脸。
  
  蓝忘机内心十分抗拒,可在他身体里的正是魏婴,这笑,也是魏婴的笑。因此纵然再怎么难以接受,他却一时难以移开双眼。
  
  魏无羡瞧着他呆愣愣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良心大发地将蓝忘机放下了地。
  
  蓝忘机立刻退开一步,极为认真地理顺了衣襟,还帮魏无羡也一并理了。
  
  以这样的视角看着自己,是他们二人从未感受过的,坦白来说,双方都感觉十分诡异。
  
  只不过,对于胃无线来说,相比逗弄蓝湛的乐趣来说,这点奇怪的感觉根本算不了什么——即便、是对着自己的脸,只要能看到蓝湛有趣的反应,魏无羡也同样下得去手。
  
  平日里因为修为的悬殊,魏无羡在蓝忘机手下从来讨不到好处,如今总算得了机会,自然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啦——
  
  蓝忘机还在适应这种诡异的氛围,却见魏无羡猛地贴近过来。
  
  自己的脸突然加倍放大在眼前,蓝忘机一时惊得屛住了呼吸。
  
  他大张着眼睛,下意识要往后退,魏无羡却一把扶住了他的后背,猛地压进怀里来,仿着平日里蓝忘机的口气道:
  
  “不许动。”
  
  蓝忘机:“……”
  
  蓝忘机试着挣了挣,身后的手臂却纹丝未动,他不知道魏无羡到底想闹到什么程度,就只得静观其变。
  
  魏无羡这样抱了一会儿,又伸出手去,摸上蓝忘机、准确的说是他自己的屁股。
  
  手感还真是不错——难怪蓝湛每次做道兴起,总喜欢捏自己的屁股。
  
  魏无羡漫无边际地如此想道,蓝忘机的内心却犹如惊涛拍岸,羞耻感极度爆棚。他耳尖蹿红,几度想要张口,却无法发出声音来,过了许久,才勉强挤出二字来:
  
  “……魏婴。”
  
  “哎——”
  
  魏无羡拖长了声音应下这句唤,又一低头咬住蓝忘机的耳尖,话语中浸满了笑意,一边呵气一边问道:
  
  “怎么啦我的二哥哥,羡羡的怀里,不舒服吗?”  
  
  蓝忘机终于恼羞成怒,奋力挣扎了起来。
  
  魏无羡哈哈笑着,将怀中乱动的胳膊腿儿全部按下,禁锢了半天,才总算过足了瘾。今日本是二人约好外出云游的日子,近来风波皆平,修真界无甚大事,各大世家皆颇为清闲,因而、蓝忘机也难得有了大把的空闲时光。
  
  本已定好的计划没道理推迟,况且以二人目前的状况,还不知要持续多久,继续留在云深不知处万一被他人发现,就算魏无羡不介意,蓝忘机的脸上也会挂不住。
  
  左思右想,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二人避开了下学的高峰期,去静室门外的小院子里牵驴,小苹果正埋头啃着鲜嫩嫩的青草,远远望见用着蓝忘机身体的魏无羡走过来,利落无比的扬起头来,向天翻个白眼,魏无羡牵了缰绳,又使劲顺了顺小苹果的后脖颈,摸出个苹果来讨了驴大爷欢心,这才哼哧哼哧将它牵出凉棚。
  
  蓝忘机正站在院门口等他,他身板挺直,将魏无羡一身黑衣穿得工整妥帖,眉峰微拢、目蕴寒星,面上无甚神色,却自成一派威严气势,两道泠泠视线扫来,说不出的端穆雅正。
  
  魏无羡瞧见自己这副模样,忍不住吹了声口哨,便立刻收到了蓝忘机警告的视线。他轻咳一声,立刻敛了神色,一板一眼牵着驴子过去,二话不说,便将蓝忘机抱起送上驴背。
  
  蓝忘机一脸不可置信的惊诧神色,坐在驴背上直直望过来:“……”
  
  魏无羡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表面却不动声色,一本正经道:“这样才逼真。”
  
  蓝忘机:“……”
  
  两人出了院门,沿着小路溜溜达达,魏无羡走在前头牵着驴,尽量避开路上三三两两的弟子,从曲折的小路转出来时,却恰见蓝曦臣迎面而来。
  
  目光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蓝曦臣极轻地“咦”了一声,目光在魏无羡脸上停滞三秒,又转而去看驴背上的蓝忘机,复又看回牵驴的魏无羡,然后便了然般“哦”了一声。
  
  魏无羡心虚的抬手捋了捋衣襟,蓝忘机则将视线落到一旁,蓝曦臣满目笑意好似要溢出来一般,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了些笑音,他站定原处,温和道:
  
  “忘机,怎么不同兄长问好?”
  
  蓝忘机身形一滞,魏无羡则诧异地睁大了双眼。
  
  原来泽芜君也是个切开黑!!!???
  
  他转过头去,对蓝忘机送了个眼神,后者颇有几分无奈,向他摇摇头,自己却平静开口道:
  
  “兄长。”
  
  蓝曦臣:“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
  
  蓝曦臣笑完了,也不多言,只道:“忘机,下次注意。”
  
  蓝忘机:“……嗯。”
  
  魏无羡还在努力的调整面部表情,蓝曦臣温和的目光便转到了他身上。
  
  魏无羡心虚了两秒,便听蓝曦臣说道:“忘机,叔父要见你。”
  
  他这话虽是对蓝忘机说的,可现在在蓝忘机身体里的,却是魏无羡,用意不言而喻。魏无羡下意识看向蓝忘机,后者也正看着他,片刻过后,蓝忘机道:“兄长可知所为何事?”
  
  蓝曦臣道:“你二人即将出门,叔父总是不放心的,应该无甚大事,一些日常叮嘱罢了。”
  
  蓝忘机点头会意,复又看向魏无羡,轻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魏无羡点点头,二人便辞别了蓝曦臣,转而去见蓝启仁。
  
  蓝曦臣望着两人走远的背影,摇摇头,笑了。
  
  蓝启仁的居所清正素雅,陈设简洁、一丝不苟,因他一向对魏无羡颇有微词,见不得两人时时出双入对,以往蓝忘机从未带魏无羡来过,今日却一反常态。
  
  蓝启仁心中不悦,却也不能直截了当表现出来,却未想到今日魏无羡规矩得很,表情动作皆一板一眼、举手投足间,竟有几分蓝忘机平日的风范,蓝启仁不疑有他,只认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心爱弟子被带偏的不平之气消退许多,连带着看魏无羡也顺眼起来。  
  
  而魏无羡因与蓝忘机日日相处、夜夜相对,纵然不能学得十分像,却也至少能有七八分,蓝启仁的问话他一一回应,倒也稳妥。只是言语间偶尔流露出的神态与目光,仍让蓝启仁觉察出来那么几分不对味——而未及他细想,事情便已交代完毕。
  
  蓝家人一向讲求效率,繁文缛节虽多,却极重效率,闲着没事自然也不会聚在一起拉家常。当下这话也说完了,忘羡两人便自然而然起身告辞。
  
  蓝启仁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中越发觉得古怪万分。
  
  这魏无羡今日也太安静了吧?
  
  竟就真的全程一板一眼坐在那里,神态举止端庄矜雅,竟然让人忍不住想夸上两句……而思及他以往的”丰功伟绩”,蓝启仁不由重重哼了一声,吹着胡子将这诡异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两人出来后,便望见了在草坪上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喂兔子的蓝景仪,魏无羡手指一转,捏住树头飘然而下的一片落叶,“嗖”地一下,朝他脑后弹去。
  
  “哎哟”一声,蓝景仪捂着脑袋转过头来。
  
  魏无羡早就收了手,此时正牵着驴子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蓝忘机本想阻止,见到时却已为时过晚,只得投去警告意味的眼神。
  
  碍于蓝忘机的威仪,蓝景仪迅速起身理了衣摆,一步步稳妥地走过来,他先是向魏无羡规规矩矩行了礼,再问候一声“含光君”。
  
  复又向蓝忘机投去委屈的眼神,用颇为抱怨的口气道:“魏前辈!”
  
  蓝忘机:“…………”
  
  魏无羡内心再次喷笑,蓝忘机两道目光笔直望向蓝景仪,后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后退一步。
  
  今日的魏前辈,怎么、这么可怕啊!!!
  
   他本想再好好看一眼“魏无羡”,却被方才那冷冷的视线所震慑,不由自主就将目光转向了“蓝忘机。”
  
  魏无羡被他直勾勾盯着,见他目光中满是疑惑,觉得有趣极了,便轻轻对其眨了眨眼。
  
  蓝景仪大惊失色,连连后退,也顾不得害怕,目光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忽然扔下菜篮子,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蓝忘机:“……”
  
  魏无羡道:“奔跑无状,形容失色,该罚。”
  
  蓝忘机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坦然面对,还昂头挺胸。
  
  蓝忘机不忍直视,只道:“快些走吧。”
  
  魏无羡手里握着缰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蓝湛,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走。”
  
  蓝忘机抿唇不答,错开了视线。
  
  魏无羡正欲开口再说些什么,视线却猛然混沌,复又恢复清明,他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正稳稳坐在驴背上。
  
  魏无羡:“……”
  
  蓝忘机道:“走吗?”
  
  魏无羡生怕蓝忘机现在便将他就地正法,忙不迭道:“走走走!赶紧走!!!”
  
  蓝忘机道:“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走。”
  
  魏无羡不可置信睁大眼睛,转头对上蓝忘机淡若琉璃的双眸,后者正带一点浅淡的笑意望过来。
  
  他顿时福至心灵。
  
  魏无羡抿起唇来,笑一笑,又轻轻道:“含光君,我的好哥哥——”
  
  蓝忘机便应声拉起缰绳,牵着小苹果向前走去。
  
  午后日光斜斜,将两人的影子融作一处、不分彼此。
  
  就好像、他们从未分开过。
  
  
  
  
  

评论

热度(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