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欠债不还》

故人昔辞:

我流伪科幻原著向。(……)
拿合志稿混更系列。(突然心虚……
短篇一发完,是糖,放心吃。不甜不要钱。
  


————————


 

1.


  魏无羡睁开眼睛的时候吓了一跳。


  一是他没想过他还能再睁开眼睛,二则是他入眼竟是一片虚无的空间,空气中漂浮着浅蓝色的光。


  不像是灵力,灵力是有主人的气息的,带着些微的温度;而魏无羡此时所看见的光却是冰冷的质感,让他一时很是迷惑。


  ……这里是哪里?


  ……他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分明……他记忆的最后一刻,是无数厉鬼冤魂蜂拥而上,将他撕咬吞噬、化作齑粉。可能尚有那时的疼痛隐隐留存在骨髓间,只是疼到了极致,似乎也并不能感受到多疼了;且不说他魏无羡,也素来是个能忍受疼痛的人。


  一个声音似乎是为了回应他的疑惑而适时地响起:


  “【系统提示】:您当前尚未完成任务数:609。”


  下一秒便是天旋地转,再看清眼前物事时已是一处人间景象。



2.


  黑衣的青年踢飞了路上的一块石头。


  片刻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拖着车从那处匆匆走过,平坦顺利地继续行向这条路终点的小村庄。


  “【系统提示】:您当前尚未完成任务数:528。”
 
  魏无羡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急急喊道:“先停一下!先停一下!这么不停地转转转啊的就算是个鬼我也受不了啊?!”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瞬。


  “【系统回复】:已收到暂停请求。本次暂停时间:10刻。”



3.


  刚才那处,魏无羡若是没有踢开那块石头,中年汉子便会因赶路匆忙一时不察被那块石头跘倒,摔了腿不说、还因此误了公家的期而被克扣两月的工钱、致使家中妻儿子女忍饥挨冻。


  这中年人脸上尽是风霜打磨的痕迹,却仍依稀见得些笑纹,是个和善又朴实的人。


  许多年以前,当这汉子还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时,曾在路边见到一个单薄的孩子。当时正是冬初,南方不像北方那样冰寒的冷,但刮过的风到底也是冷厉的,似乎要在那幼童单薄的身躯上剜下一半的生气。


  他那时已然成家,家中有一个幼子,妻子又再度有了身孕,他此次出门正是去添置些妻儿过冬的衣物。


  为人父的人了,看见这衣衫褴褛的孩子在如此寒冷之时流落在外便止不住心软。


  他看了看手里给儿子准备的棕麻衣裤,又看了看那缩成一团的小娃娃,犹豫了半响——他家中也算不得殷实,全靠着他有把力气才将将养活一家人——最后还是走向那个小娃娃,把本属于自己幼子的衣服递了过去,温和地笑道:“给你。冬天冷。”


  小娃娃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似乎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用最大的力气和最大的感激说道:“谢谢!”


  他脸上分明还是脏污的,甚至还有些淤青,笑容却无比明亮纯净。


  明明被命运欺侮到如此境地,却仍对一点点的善意和幸运都抱以最大的善意与感念。


  孩子又重复了一遍,脸上依然带着大大的笑:“谢谢!”



4.


  魏无羡很花了些功夫弄清楚这莫名其妙地出现的玩意儿是干什么的。


  声音第一次响起后他就被传送到了一处森林,还不大清醒的魏无羡猛地被包围他的绿色绕花了眼,然后那个冰冷又刻板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系统提示】:请拨开前方挡住木牌的树枝。”


  嘿。


  他魏无羡是什么人哪?你要他拨树枝他就拨树枝,夷陵老祖的脸面要不要啦?


  然后就见树丛间穿出来个妇人,走过来又走过去,似乎是找不着方向,在这处徘徊来去。


  “娘的阿祁在司城里生了病……司城……司城往哪里去啊……”


  妇人小声念叨着,眉宇间有显而易见的焦灼。


  “【系统提示】:请拨开前方挡住木牌的树枝。”


  那个声音又响了一遍。


  魏无羡只消片刻便理清了其中关节,他稍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去拨开了挡住木牌的树枝。果不其然,那被掩藏在枝桠叶片后的年久已有些损坏的木牌上是“司城”二字,指向一个方向。


  不久,那妇人又绕回这处,猛然看见了这木牌,疲惫而焦虑的眸里突然迸发出惊喜的光。


  “司城……!往这边,是这边……”


  妇人喜悦激动到近乎蹒跚地向路牌指示的方向走去,魏无羡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系统提示】:您当前尚未完成任务数:608。”


  然后他就又被传送到了下一个地方。


  等那再一次的晕眩缓过去之后,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他为什么看第一个出现的那位妇人有几分熟悉了。


  他尚是那个在莲花坞胡闹的少年时,有次跑出去疯玩,结果不知野到哪里去了,天色又逐渐暗下来——他找不着回去的路了。


  他在荒僻的山野无所适从,想着这回去肯定又少不得虞夫人凶神恶煞的一阵数落了。


  还好没撺掇着江澄和他一起出来,要不然虞夫人还不得剁了他。魏无羡腹诽道。


  本已打算好就在这荒山野岭宿上一夜、待天明再去找找方向,却有一盏灯笼靠近过来。


  魏无羡看向那柔柔的光茫,是个少妇人。


  少妇见是个男子,先往后缩了缩,待看清是个面目俊秀的少年,这才稍微放松了一点。


  魏无羡略一思忖,笑起来,开口道:“姐姐是住在这边的人吗?我迷路了,可否劳驾姐姐指个方向?”


  少妇打量了他片刻,大抵是觉得这个笑得像个邻家弟弟的少年不会是坏人,斟酌着问道:“可以这么说……你、你为何会迷路到这处?”


  魏无羡笑道:“我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儿一个赛一个的皮,野到哪处都算不得稀奇的!”


  少妇又看了看他,神情有几分放松。魏无羡再接再厉,又道:“这位姐姐,就给我指个路吧,我若是再晚些回去是要被家中的主母又打又骂的。”


  少妇沉默片刻,把提着的灯笼移了个方向,轻声道:“朝这边走五里,左转走三里,再右转走些路,便看得见灯火了,到了镇上方向就好找了。”


  魏无羡忙不迭道谢:“谢谢姐姐!姐姐人美心善!以后有机会定要报答姐姐!”


  女子摇了摇头,“指个路罢了。快些走吧。”


  魏无羡又礼了一礼,便往方才指出的方向跑去。


  少妇并未立即走开,而是用她的灯笼为飞奔的少年照了一小段路。



5.


  随着又进行了几个任务,魏无羡愈发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如无意外,这个所谓的“系统”,是在人死后用于还生前的恩情的。


  欠过多大的恩,便要用多大的情来还。


  譬如他为焦虑地去城中探望亲子的妇人指明道路,还的便是她当年为急着回家的魏无羡指路的恩。


  又如他助那中年男子免其妻儿一冬饥寒,还的便是当年赠衣抵御寒冬的情。


  而且任务是按顺序排好的,恩情愈小,排得愈先,所以他前面这些任务都做得极为轻松,无非是指指路、上个树、找个果子一类的。


  “等所有任务做完了,会怎么样?”


  魏无羡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语气含糊地问道。——每完成十个任务可以换到十刻的暂停时间,不过说实话,他如今也对时间没什么感知能力了。


  “【系统回复】:完成任务后人物将进入轮回。”


  ——这是他摸索出来的一点点技巧,可以与“系统”进行简单的问答,关于“系统”的问题,详细的部分他也是这样得到答案的。


  魏无羡笑了一声。


  ……要是他还能再进入轮回,那岂不是祸害遗千年啊。


  “我不是都魂飞魄散了吗。”


  魏无羡喃喃道。


  这句话他并没指望得到回答的,却意料之外地听见系统机械冰冷的声音响起。


  “【系统回复】:本系统本为灵魂完整者死后灵魂轮回设计。您情况特殊,魂魄破碎,但有一份大恩支撑您进入本系统。”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系统似乎停顿了一瞬间。


  “【系统回复】:您的魂魄已被系统自动修复,但无法正常进入轮回。”


  ……他这算是怎么回事?魏无羡很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欠了一份重债被强制执行还债?结果因此还走了狗屎运地修复了灵魂?


  至于“无法正常进入轮回”……也无非就是最终灵魂飘荡在这世间,不知过几十年还是过几百年后湮灭成碎片,消散于苍茫天地之间。


  无所谓。反正他现在这些时日……本就是他平白赚到的。


  那还真是谢谢那位他的大债主了。魏无羡默道。



6.


  “嗐,这小鬼头!还我的枇杷来!”


  虽说是在斥责,女子的语气却是带笑的,摸了个枇杷走的小孩儿回头对她比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跑远了。


  魏无羡抱臂带笑倚在船舷上看着,江南总是这般模样,带着水乡天生的软糯和柔和,养出的一个个都是顶温柔的人。


  魏无羡懒懒地用头碰了碰船,小船悠悠地转了个方向。卖枇杷的姑娘扶住高高的框好歹站稳了,惊呼:“怎的突然转的弯!”


  “苏姑娘没事吧?”


  一个既忧心且腼腆的声音有些弱气地响起,魏无羡和那苏姑娘一道看过去,是另一船上的一个小伙子,生得清秀白净,想抬头看苏姑娘却又不敢同她对上视线,目光游移,在脸上渲出些红色。


  那苏姑娘咯咯地笑起来,斗笠下的脸全是笑意,她道:“侬可算是开口同我讲话啦?也不晓得看了我几日了。”


  那小伙子被她一语戳破,脸上顿时红了个透。


  苏姑娘抚一抚衣角,笑道:“看你生得合我心意,送你个枇杷要伐啦?”


  小伙子似乎是听见什么了不得的话猛地抬起头,终于敢直视苏姑娘,一双黑亮的眼睛亮得惊人。


  魏无羡看着,脸上的笑意愈发柔和,又像是想起什么有关枇杷的往事,眸里的神色有些怀念。


  不过……两个枇杷的恩情,至于排到这么后吗?魏无羡倒是有些想不通。


  按还债的规定,他还的这是……未敢言说的相思情?他欠过这种恩情吗……


  下一秒他的思绪就被打断了。


  “尚在否?”



7.


  那是魏无羡自睁眼以来,第一次,有人与他对话。


  系统不算是人;他还恩之人不知他的存在;他所听人间谈笑与他无关。


  ——而那个声音却是直直地冲他而来的。


  “尚在否?”


  “在何方?”


  “可归乎?”


  魏无羡久久地立在原地,系统似乎也极有眼力见地未发出提示打断、将他传送到下一处去。


  他站了很久很久,在江南水乡的船舷边,突然意识到,或许……他这样一个人,也是有人惦记的。


  他方才听了几声便认出来了,这是问灵,姑苏蓝氏的问灵。尽管知道肯定不是对着自己弹奏的,魏无羡却仍止不住地去想,他或许也还是在这世间的,他或许也还是……


  有人惦念的。


  直到天色渐渐暗沉下来,魏无羡才终于开口道:


  “去下一处吧。”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琴声。

  

8.


  魏无羡正在绞尽脑汁地想怎么让一株树起死回生。


  这树是他这次的债主的心头宝,却不料在极寒霜降时遭了灾,眼见着是活不成了。


  他夷陵老祖一世英名,现在却要在这里种树!


  魏无羡抓耳挠腮。


  既然是遭了寒,那给这树烤烤火好了。魏无羡嘿嘿一笑,几乎就要放弃治疗,对那棵本就奄奄一息的树伸出了魔爪。


  然后他又听见了琴声。


  有了第一次,之后听闻这琴声的次数便就多了起来;如今倒也说的上熟悉了。


  那三句话九个音,怕是给他一把琴他都能弹出来了。


  他一边想,这是蓝家的那位名士,如此执着有恒心,一边又想,这是哪处的魂魄,这般不近人情,这样久也不肯给个回应。
 
  ……他好像还有点羡慕这个能被一直惦念着寻找着的魂魄。


  魏无羡又看向他面前的半死不活的树,蹲下来,叹了口气:“起码还没死透,没死透就有希望。看你主人那么宝贝你,本老祖就好好想想办法。”


  魏无羡本以为那琴音响了那么几句就结束了,同以往一样。却不料又响起两声——


  他从未听过的两声。


  直直地冲他来的两声。
 



9.


  “魏婴。”
 



10.


  想不到这问灵竟然是弹给他听的。


  魏无羡愣愣地在那树跟前蹲了挺久。


  “还有人找我啊,哈哈。不过如果是蓝家人找我那可不一定是好事。”


  魏无羡伸手戳了一下眼前的树。


  “还是有人惦记我的啊。”


  他好像很没出息地有点鼻酸。



11.


  魏无羡还是按部就班地完成着他那以数百计的任务。前面是恩情轻的,任务都简单,越往后越麻烦,越费时间。


  这样的过程从开始到现在过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他常常会听见琴声,大多数时候是在临近姑苏的地区,偶尔也会在别的地方听到。


  他有时在一处待得久,听得便也久了——然后便发现那琴声,竟是每日都按时响起的,不差分毫地日复一日。
 
  一开始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蓝家的人奏问灵寻他的目的——指不定是为了把他抓回去关起来。


  但最终魏无羡听见的只剩日复一日的琴声里的执着。


  你是蓝家哪位名士啊?


  魏无羡笑着对虚空问道。


  你就这么想找到我啊?


  ……但我答不了你。



12.


  魏无羡其实想了很久,那个序号为“1”的到底会是谁、那份竟能承起将他的灵魂带入系统并修复灵魂的代价的恩情是谁。


  最大不过生养之恩,魏长泽、藏色散人?


  最深不过抚养之恩,江枫眠、虞紫鸢?


  可这些亲人早已先他而去,纵是魏无羡无比想报这恩情,却也是再寻不得机会了。


  那又是谁呢?


  最后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那这位弹琴的蓝家名士,他是否也会遇上?



13.


  直到剩下的任务数变为“2”,魏无羡也没有碰见过一个蓝家的人。


  而这个“2”,是江澄。


  魏无羡出现在莲花坞的校场上,好在这时没正赶上江澄抓修鬼道的人回来打,魏无羡见到的还是一个正常的江宗主。


  江澄正站在正厅的门口,看着莲花坞的莲花池。


  不是夏天,没有满池的荷花。江澄的目光落在满池的枯枝上,脸色很是阴沉。——不如说,他自不夜天城后,就再未笑过。


  魏无羡看着江澄,他不知道他该做什么。


  他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恩恩怨怨叠在一起,他最后还是欠江澄的——他最后还是欠江家的。


  魏无羡做了个嘴型。


  “师弟。”


  细想来,他上辈子不多的这样喊江澄的时候便是刚到江家那会儿。江枫眠对他说江澄以后便是他的师弟了,他便欢欢喜喜地喊了,谁知道然后就被江澄给关到了门外。两个小孩和好之后他再喊,江澄依旧是不大乐意的样子,这个称呼便作罢,两个人从小到大都是直呼对方的大名。


  喊不喊是一回事,江澄始终是他师弟。是与他一同长大的兄弟、是恩重如父的师长的亲子、是莲花坞出事时江家夫妇托付给他一定要照顾好的江家的小儿子。


  他从来没有办法怨恨江澄。哪怕是最终他灰飞烟灭之时,讨伐他的众人——以江澄为首。


  魏无羡开口说道,却不是对江澄:“系统,行使唯一一次跳过延缓的权力。”


  “【系统回复】:已收到行使权力请求。将直接进入下一个任务。”


  跳过延缓可以暂时跳过本次任务。反正完成所有任务之后他也不能进入轮回,剩下的那许多年都还给江家他也心甘情愿。


  “【系统提示】:您当前尚未完成任务数:1。”


  魏无羡的心狂跳起来。
 


14.


  魏无羡最后落下的地方,是一处装饰素净的房间。


  这房间他不识得,这地方他却是再熟悉不过。他在这里翻过墙喝过酒、闹过后山上的兔子爬过藏书阁前的玉兰花树,撩过一个严肃刻板的小美人儿,度过了年少轻狂不知愁的一段时光。


  这里是姑苏蓝氏的仙府,云深不知处。


  或许是有所预感,魏无羡看向房间中央那个正静坐在琴前的身影时,竟是七分情怯的。


  那是个宛如冰雕玉琢的俊雅男子,束着一条云纹抹额,浅色的瞳里是万年难融的冰雪。他身前是一把通体乌黑的七弦古琴,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正搭在琴弦上。


  魏无羡试探地走近两步。


  他开口道:“真的是你啊……”


  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哑得不像话。


  魏无羡努力让自己笑起来,接着轻唤了一声:


  “蓝湛。”


  蓝忘机自然是听不见他的声音的。他一直低着头,定定地看着忘机琴弦。半响,他凝神,手指终于动起来。


  纵然已经听过无数遍,这还是第一次,魏无羡亲眼看着这段曲调被弹奏出来。


  “尚在否?”


  魏无羡轻声应道:“在。”


  “在何方?”


  “就在这里。”


  “可归乎?”


  “归矣。”


  静室内是长久的寂静。


  不知道多久之后,蓝忘机突然低低地唤了一句。


  “……魏婴。”


  魏无羡走到他身边,俯身,抱住蓝忘机——他是碰不到蓝忘机的,只能将两手都放在他的背上,头搁到他的肩膀上。


  用一个拥抱的姿态。


  他轻轻地应道:“诶,我在这里呢。”


  他想要让自己笑着说出这句话,却没有办法笑得好看,最后只能用一个笑得不好看哭得也不好看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


  “蓝湛,我就在这里。”



15.


  他魏无羡又不是傻的。


  日复一日的问灵,他难不成还什么都听不出来?就算是听不出来,在看见蓝湛的那一刻,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他看着琴弦时的眼神,他唤他的名字时的语气。


  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他虚拍了拍蓝忘机的背道:“但说起来我也确实是个傻的,不过你也不逞多让啊蓝湛。”
 
  若是早一些……早一些……


  或许也不能改变什么吧,但至少他能明白蓝忘机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他,而不是恶他。


  似乎又有些记忆片段向他涌来。血。洞穴。灵流。剑光。


  他。蓝湛。


  他看见蓝湛握住他的手对他传输灵力,不停地对他说话。


  “魏婴,停下来。”


  “魏婴,跟我回云深不知处,好不好?”


  “魏婴,我会帮你。我会救你。”


  ……


  那大抵是蓝湛这辈子话最多的时候了吧。魏无羡怀中虚抱着沉默的男子,想着,眼圈有点红。


  但那个时候,他干了什么呢?


  他自始至终给蓝忘机的,只有一个“滚”字。


  他终于落下泪,泪水滴下却又消失,甚至不能拂过蓝忘机的发丝。



16.


  “还不清了。”


  魏无羡附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道。


  他欠他半条命、一只魂和一颗心。


  还不清的。
  
 

17.


  “【系统提示】:警告!警告!有不明外力干扰系统!有不明外力干扰系统!”


  魏无羡眼睛倏然瞪大,他的手还虚虚地搭在蓝忘机的背上,一道极大的吸力快要将他的灵魂卷走。


  灵魂体半飞到空中,魏无羡向着静坐的身影拼命地伸出手:


  “蓝湛!!!!——”


  那个人听不到的,也看不到的,他最终还是被卷进了那个漩涡。


  静室里除了那个仍在原处的人,什么都没有。



18.


  蓝忘机按在弦上的手猛地一使力,琴弦划破了他的指尖,白皙的手上一道鲜红格外刺眼。


  他睁开眼睛,往四周望去。


  ……什么都没有。


  可刚才分明有种莫名的预感告诉他——


  他在那里。

  

 

0.


  用鲜血画就的邪气阴森的咒阵中央,倒伏的青年突然动了一动,而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终于在混沌之中现出几分清明。


  他的灵魂似乎悠悠晃荡了许多年,他看到了什么,又做了些什么……?


  过去的那些年都如同陷在蒙蒙的雾里。


  恍若浮生大梦一场,记不分明。



01.


  只是迷迷糊糊有一个念头。


  既然给了他一个重来的机会……


  那这次,他把他这个人还给他,好不好?



00.


  装疯卖傻的黑衣青年看着坚定地护住自己的雪白身影,突然心中一动。


  他鬼使神差般地开口笑道。


  ——“嗯,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END
     
    
   
  

评论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