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破妄(48)

蓝湛的嗯,胜过一切撒娇耍赖撒泼的吃醋模式。

蟹黄加子仁:

傍晚是网吧最热闹的时候,大多人不修边幅,裤衩背心怎么随意怎么来,这当间西装领带的蓝湛就极为惹眼了。长得好看又格格不入,破有几分鹤立鸡群的味道。来来往往不少人盯着他看,蓝湛半点不在意,兀自伫立在网吧门口,始终未曾踏出那一步。


唇上的热度是早就消退了,但一想到要见魏无羡,今天下午在厨房里那场突如其来的亲密,又满满当当占据了脑海,热的蓝湛手心冒汗。


他在忐忑,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忐忑。除了蓝涣没有人知道,刚刚开会的时候,他居然走神了。


蓝湛有无法宣之于口的暗恋,曾经无数次梦见过魏无羡——在魏无羡还不记得他的时候,偶尔一两次路过遇见,魏无羡只当他是陌路人。


多年夙愿一朝成真,飘在云端一般不切实际。


蓝湛深吸一口气,白玉似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冷静地推开随便网吧的大门。



温情低着头整理资料,感觉有人过来,头也不抬:“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件。”


“……”


“请……”


“我找人。”


温情一愣,抬起头对上一张俊俏的脸,昏暗的网吧瞬时间都亮了许多。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蓝湛,笑道:“找魏无羡是吧?他在后头呢。阿宁,给蓝先生带个路。”


温宁带着蓝湛出了网吧,进了旁边小巷子往里走,后头的老房子就在眼前。大门关着,但并没有什么隔音效果,里头传出魏无羡和江澄的争执声。


“床就这么大你还想摆哪去。”


“老子的睡衣!你给拽地上了!”


“卧槽!江澄你给我把东西拿走!!”


温宁敲了几下门,里面叮铃哐啷的声音响过开门声。他沉默一下,掏出钥匙把门开了,带着蓝湛往魏无羡房间走。


一到门口,里头射出来巨大的人形炮弹魏无羡,助跑起跳抱住一气呵成,跳到温宁身上熊抱住:“啊啊啊啊啊宁宁救我!江澄他要轻薄我!!”


江澄全身只穿着一条墨紫色大裤衩,拎着被魏无羡弄到地上的doge睡衣,愤怒爆粗口:“谁他娘要轻薄你,别瞎瘠薄乱喊!”


魏无羡紧紧抱住温宁不撒手,回头道:“你的睡衣轻薄我眼睛了!”


蓝湛道:“是吗?”


魏无羡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太过分了他!蓝湛你……嗯?嗯!蓝湛!”


魏无羡后知后觉,一回头看见了温宁背后站了许久的蓝湛,觉得他似乎脸色不太好。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魏无羡趴在温宁身上,犹豫地对他打了个招呼:“好巧啊蓝湛。”


刚说完就恨不得咬舌头,魏无羡心想自己说的都是什么鬼话。


谁知蓝湛接了他的鬼话问道:“哪里巧?”


“……”魏无羡深思熟虑片刻,严肃答:“我在想你,你就来了,真巧。”


蓝湛的目光落到他熊抱住温宁的手脚上,又移到半裸的江澄身上,最后停在房间正中大床的两个枕头上。


他不冷不淡地说:“嗯。”

评论

热度(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