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广厦万间 05~06

啊啊啊忘羡世界第一甜啊啊啊!!!

森罗:

※现趴/全员出没/忘羡only


※没有主线,没有逻辑


※恋爱日常情景喜剧(并不


※ooc几毛钱一斤窝全包了


※前文http://nicomakirin.lofter.com/post/1e6d45a7_105a4123






05




在江澄印象中,魏无羡一向都是那种很容易就能跟周围人熟络起来的人。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家伙的确很擅长讨女孩子欢心,在学校那会儿不知得是多少个女孩的暗恋对象。为此江厌离曾经困惑地表示,为什么阿羡看起来也不是不受欢迎,却到现在还是没谈上对象呢。




魏无羡那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喜欢一个人太累了,那不是往自己脖子上套犁拴缰么,我才不要喜欢谁,至少不要太喜欢。




这大概是魏无羡为数不多能让江澄深表同意的高论了。可惜自己的亲妈不买这个账,把给别人灌输错误价值观的魏无羡痛骂一顿之后,喝令江澄,该相的亲还是得相。




因此当“是约会”这三个字从魏无羡口里跳出来时,江澄心里首先升起的是一股荒谬感,随即而至的是一股谜一般的悲愤情绪。




说好的喜欢一个人太累了呢?!怎么转头就跳过一系列程序直接约会去了??哪个不长眼的能看上你???




江澄还在一边兀自感慨多年抗婚统一战线革命友谊竟不敌半路杀出的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虽然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货色,指不定魏无羡这家伙喜欢的是那种平凡的邻家小妹或者猎奇一点的,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这位先生?”




江澄颇有些不耐烦地回头一瞥:“什么事?”




侍应生略有些被震住,幸而看起来也是身经百战,不消须臾便平复了脸色,淡定问道:“您跟刚才那位先生是朋友吧?”




江澄眉头一紧:“算是吧。怎么……”他将头转回去,眼前的桌子旁已经空无一人,连带着桌上那块蛋糕也被顺带卷走。




侍应生接着道:“他们还没结账就走了,是拜托您来结了吗?”




江澄:“……”








魏无羡拖着蓝忘机跑到广场另一边,眼看着江澄应该追不上来了,便停在行道树下。魏无羡扶着树,笑得喘不上气。蓝忘机的手刚被魏无羡攥得出了些细细的汗,此刻他也只是垂眼看了看,并没多在意,便缓缓转向魏无羡。




魏无羡以为他是要说结账的事,便抢先开口道:“不客气,那家伙估计也习惯了。我回去会还他钱,这顿就当我请你的了,你要是觉着不合适,下一顿请回来就好了。”




他心说估计我一回去就要被江澄提着菜刀满小区追杀了,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顿呢。




蓝忘机轻轻地嗯了一声。




见对方神色欲言又止,魏无羡这才想起还有另一桩事,连忙澄清道:“哦对,我刚刚说约会,那是说着耍他玩的,你别往心里去。”




蓝忘机淡声道:“不会。”




看你表情可完全不像不介意的样子啊。




魏无羡悄悄在心里打了会儿鼓,决定暂时不考虑别的,刻意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不是要研究什么恋爱中潜意识行为?——我看这个地方挺合适的。”




蓝忘机:“……”




他顺着魏无羡展开的双臂,环顾起了四周。前方不远处是一个水池,水池中央是一尊托着水瓶的人鱼雕像,有水柱自水瓶中喷射而出,形成一道喷泉。而在水池周围,大理石地板砖缝间,每隔几分钟便会有细长的水花喷出。那些水花不足以溅湿人的衣服,是规划者用以消暑的设置。而此刻那些水花在阳光下闪耀着彩虹的光芒。




有情侣在水花间携手而行,悠哉自在犹如闲庭信步。蓝忘机很认真地观察了片刻,除了两人并肩走路走得太慢以外,着实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魏无羡不死心,示意蓝忘机去看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对情侣。




一望过去魏无羡就后悔了。那对情侣看起来都是初中生。




此时那两人正坐在石凳上,一人手里捧着一杯奶茶。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回头瞥了魏无羡一眼,魏无羡硬着头皮小声瞎扯:“你别看人家年纪小,现在的孩子都早熟,指不定恋爱观比我们这些大人还要前卫呢。”




这个位置恰好能听见那边的人说话,于是两人都安静地有意无意地听着。只见那女孩吸了一口奶茶,冷声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变。”




魏无羡:“……”




这怕不是来拍戏的。




他赶紧看了一眼两人手里的奶茶,还好,没有包装,应该不是广告。




那男孩也吸了一口奶茶,冷静道:“你在我心里始终是最重的。”




女孩“呵”了一声,厉声道:“你是称么。”




魏无羡:“……噗。”要是他口里有奶茶,估计已经喷出来了。




这情景实在是尬得听不下去了,魏无羡忍笑转回身来,跟蓝忘机说我们还是去个有空调的地方坐坐吧,然后一边捂着嘴一边艰难地忍着笑跑开了。




蓝忘机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正要跟上去,正好身后男孩女孩临别的对话传入他耳中,让他不由自主顿了顿脚步。




“再见。”




“你以前都会说明天见的。”




蓝忘机微微侧过头,瞥见女孩站起身、涨红了脸、下意识地捏得手里的塑料胶杯呲啦作响,勉强听见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我以为……你会挽留我的。”








06




“果然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未成年人身上。”魏无羡扶着额故作沉痛地说道。




坐在对面的蓝忘机却出人意料地好像真的发现了什么,埋头在那份文件上写了一大段。魏无羡略感意外,不由好奇地探头过去:“写什么呢?你还真看出什么来了啊?”




蓝忘机写下最后一个句号,适时地翻转了文件,沉声道:“不算新发现,但也有记录的必要。”




魏无羡一脸无所谓地将头缩回去,叹了口气,话题突然又拐了个弯:“对了,据你昨天所说,你有喜欢的人,是吧?”




此时两人正坐在一个室内咖啡厅里,人不多,周遭流淌着和缓的钢琴声。吸取了上回的教训,这回魏无羡挑了个僻静的不起眼的角落,旁边是落地窗。一想万一聊着聊着窗外突然冒出江澄的脸也太惊悚了点,魏无羡干脆就把窗帘也拉上了。




因此这一刻这个地方好像与外界隔绝了一般格外安静,魏无羡那句话像敲在谁心上一样,咚咚作响。




蓝忘机眉尖一抽,平声道:“为什么问这个?”




魏无羡“唔”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诚恳道:“我在想,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先把我想象成你那个暗恋对象。那么现在的剧情是,你暗恋我很久,终于找到机会约我出来,这时候你的心情是怎样的、会做出什么下意识的动作,你自己总该知道吧?”




蓝忘机:“……”




魏无羡补充道:“或者我看着你会有什么潜意识行为也行——你觉得这样如何?”




蓝忘机神色微微显出些复杂来。魏无羡心想莫非他还真的挺膈应这个、我玩笑开得太过火了?斟酌言辞时却听对方应道:“可以。”




魏无羡立马哦了一声,又道:“你看我该做出什么表情才比较容易让你代入剧情?需要我表演一下不?”




蓝忘机:“……不用。你按自己来就好。”




“哦好。”魏无羡从善如流地根据自己习惯撕了包白糖倒入咖啡里,余光瞥见蓝忘机一直注视着自己搅拌咖啡的汤匙,心里默默记下后,开口道:“那么,蓝……”




“蓝湛。”蓝忘机迅速接过他的话。




魏无羡:“……?”




蓝忘机面无表情道:“这是本名。你可以这么称呼。”




魏无羡点点头,心说哦,“我认同的家人可以称呼本名”,是这么个设定啊。




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他笑眯眯道:“同理。魏婴。”




蓝忘机微微颔首,似是将这个名字在喉间辗转吞咽了几次。魏无羡饶有趣味地注视着他的神色,心道这人虽说看着古板,却又在某些地方特别有意思。这么一个名字,对他来说好像意义非凡,太无聊了,反倒又让人觉得不那么无聊了。




魏无羡忽然就生出些戏弄人的心思来,凑近了去,压低声音道:“那么,湛哥哥,接下来我们去哪呀?”




蓝忘机的脸色随着那句湛哥哥出来就开始变得有些精彩,不知是被他成功恶心到了还是怎么着。魏无羡摸了摸下巴,无辜道:“奇了怪了,现在不是很流行这种叫法吗?我学得不像?湛哥哥?蓝湛哥哥?蓝……”




蓝忘机忍无可忍地打断他的话:“……别这么叫!”




魏无羡忍笑截住自己的话,却又管不住嘴:“你早该想到了。怎么,是不是特后悔告诉了我这个名字?”




蓝忘机:“……并无。”




他垂了眼,指尖却平静不下来似的摩挲起瓷杯边缘,像踌躇着隐藏着心事。魏无羡看在眼里,心里微微一动,勾起嘴角,笑道:“好了,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你下午有没有工作或是什么课?有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吧,反正也说好了下一顿你请是不是?”




见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魏无羡便眨了眨左眼:




“那么,明天见?”






-TBC-




空调半夜被闪电劈停了我没法睡神志不清爬起来写的…不知道怎么写的地方总之先糊过去…(你


就算机智地看见了什么惊天大FLAG也补药缩粗来

评论

热度(327)

  1. 夷陵老农森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