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魔道祖师——你的样子(忘羡一发完。超模蓝忘机X狗仔魏无羡)

好甜好暖!

青沢奚:

魔道祖师-你的样子


 


忘羡一发完。超模蓝忘机X八卦狗仔魏无羡


一个简单的故事。


————————


 


魏无羡头埋在废纸堆里睡得正香,小破工作室的风扇吱呀转着,猛不迭哐地砸下来一摞纸,把他从桌子上抽了下去。


“嗷你干嘛——!”


温情双眼疲惫,眼底下乌青一片,原本精致妆容也不剩多少,她脖子上挂着相机,温宁在她背后抱着手脚架和包。温情把手按在一摞纸上,字正腔圆地和他说,“这是最后一份报道,老娘不干了。”


魏无羡从地上爬起来对她招招手,示意温宁把东西放下,“这次怎么样?”


“寒风里苦等了三十个小时机场什么都没有!”


“拍到艺人没?”


“那个娘炮绝对和他经纪人有一腿!”


“照片呢?”


温情把相机甩在桌子上,“你自己看。”


魏无羡传了照片出来看,摸着下巴思索。“这还不够劲爆吧?”


“我只能做到这样了。”温情冷哼,“要别的你自己去。”


她靠在沙发上一副已经累到惨的样子,魏无羡在废纸堆里伸了个懒腰,“时间不够人手不够,必须来点什么有爆点的。”


“比如?”


魏无羡钻进桌子上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乱翻,翻出来一本旧的娱乐月刊,指着上面的封面人物问温情,“你觉得他怎么样?”


封面人物冷峻帅气,定制西装勾勒出完美身形,皮肤光滑如润水陶瓷,此时微微摆出一个前倾的动作,浅色眼瞳直视前方。


国际超模蓝忘机。


EliteModelLook大赛20X6年总冠军,MDC TOP50中排名第2,ASKMEN网站票选全球最美面孔第13,JIL、BLEVOS、GZ&Q等奢侈品牌出镜率最高的男模中排名第二,自出道以来因为从不和人搭档的原因没有绯闻丑闻,私生活完全保密,连经纪人都是他亲哥哥,职业模特经纪人蓝曦臣,外界传闻是家世深厚低调的世家公子,是个狗仔都会乖乖绕路的人。


温情无比诚恳地祝福了魏无羡,“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拍摄结束,收工!”


蓝忘机自灯光下走出来,把手里捧着的花交给助理,和打招呼的摄影师点了点头就去化妆间卸妆换衣服。来往路过的工作人员只顾着看他一路进了休息室,连手上器材掉了都没发现。


“今天状态不错。”蓝曦臣在和赞助商谈代言合同,慰问了一下弟弟就示意让助理先送他回去。


“含光君,咱们是先回公司还是直接回家?”


“行程呢?”


他的声音冷彻,带着些微的严肃。助理连忙道,“公司请您在不忙的时候回个电话,事关今年的新人;晚上八点在西格莱有一场JIL的走秀,赞助商已经把衣服样图送到了。”


蓝忘机闭目凝神道,“回公司。”


 


路上路过法史丹尼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助理放慢了车速,结果还是被水泄不通地堵在了路中间。助理一脸纳闷地看着周围举着灯牌应援的粉丝道,“这谁家组织的?堵在路中间算个什么事儿?”瞅着还是个当红的明星,小助理窝火地撇嘴。


不等他调转车头,后面的车就紧紧地挤了上来,两人只好一步一挪地顺着人潮走。


忽然人群里传来一声惊呼,蓝忘机抬头一看,只看见一个背着照相机踏着滑板的身影在人群车流中飞驰而过,灵活如游鱼入海,飞扬的黑发在空中划出弧度,他穿着时下娱记狗仔常见的套装,拉开的衣服拉链露出里面黑红相间的T恤和劲瘦腰部,周围的女孩子被他的动作吓得尖叫,却又忍不住偷偷看他。


这人到了蓝忘机他们车前不远处一个转弯停下,目光掠过蓝忘机又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样移开了视线,转而举起相机钻进了应援的人群里,蓝忘机隔着厚厚的人墙还能看到他高举相机的手,和一截干净白皙的手腕。


车里的助理不停地咂舌到,“……艺高人胆大啊这是!而且这哥们长得也不错,奈何是个狗仔。”听语气还颇为惋惜。


助理说的诚心实意,蓝忘机看他一眼没说话,刚好人群略有松散,他道了一句,“专心开车。”


这人长得确实不错,脸上笑容飞扬耀眼,尤其是一双眼睛。


他再没见过眼睛那么好看的人。


 


蓝氏模特公司是顶级的专业模特经纪公司,旗下模特来自各种残酷的淘汰和选拔比赛,每一位进入公司的新人都在此前有过相当丰富的实战经验。而蓝忘机的事情无外乎今年的新人指导,他的经纪人蓝曦臣只负责超A类的模特,新人姑且还没有资格让蓝曦臣出力教导。


蓝忘机跟着蓝启仁去看了一次公司新晋的潜力新人,年轻稚嫩身材高挑的模特儿们排着队向蓝忘机问好,眼神中带着赤果果的崇拜和仰慕,以及强烈的,一飞冲天的欲望。


台步,拍摄,时刻不停的锻炼和没完没了的学习。


蓝忘机为男模做了解说和提点,看着他们模拟拍了几次硬照,心下已经对各人的水平有了认识。待他出来,蓝启仁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蓝忘机点了几个名字,道了一句尚可。蓝启仁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就放他走了。等蓝忘机回自己办公室里,助理犹犹豫豫送来一份东西,问他,“含光君,有周刊想约采访,送了玫瑰。”


约采访送玫瑰?别说小助理,蓝忘机自己也没经历过多少这种事。模特圈多GAY,送玫瑰难免会惹人误会。蓝忘机道,“推掉,玫瑰退了。”


小助理哎了一声跑了。


 


晚上到了走秀的时间,小助理载着蓝忘机去了会场,JIL是和蓝忘机长期合作的一个品牌,双方的合作向来很满意,他这次也在超A类模特云集的氛围下为JIL担任开场模特。在走秀后,JIL的负责人主动邀请他参加了接下来的花园冷餐会。


蓝忘机端着一杯无糖饮料慢慢走近了相对偏僻的角落,忽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身后的灌木丛里传来,不多时就冒出了一颗脑袋。


那脑袋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看到他仿佛特别惊喜一样地开口道,“啊,找到你了!”


蓝忘机猛地一抬头,正对上一双烨烨生辉的眼睛,连他本来想说的话也卡在嗓子里了,只能看着那双眼睛微微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映着会场闪烁的灯光。


蓝忘机握紧了手中杯子,脚下生根一样看魏无羡从灌木丛里钻出来拍打身上枝叶,魏无羡东张西望道,“偶像!男神!你不会把我交给保安吧?”


“会。”


“我就知道你不……你说什么?”


蓝忘机手腕一翻,将一杯饮料全数浇在魏无羡身上,转身朝一边的安保人员走过去说了什么。魏无羡暗叫不好退了两步,正准备原路逃跑的时候发现那群安保已经走过来了。


大不了被扔出去嘛。魏无羡内心如台风过境干脆站定,只听为首的人道,“先生,请你去换衣服。”


“什么?”魏无羡觉得自己没听清。


那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您不是蓝先生的助理吗?他让您去休息室换衣服。”


魏无羡道,“他为什么不自己和我说?”


“蓝先生说了,您自己犯的错必须自己去反省。”


 


直到他被一群保安驾到休息室,魏无羡都觉得很难以置信。


蓝忘机有自己单人的休息室,和外面闹哄哄的环境分隔开,魏无羡坐在化妆镜前面的凳子上,拉起湿淋淋的衣服晾着,看着蓝忘机从休息室进来,魏无羡问他,“什么叫我犯的错?”


蓝忘机没说话,只是反手关上门。魏无羡接着喋喋不休,“狗仔追新闻这也能叫错?还有反省,反省什么?”


蓝忘机道,“受邀的记者都在外面。”


魏无羡空着的手摸摸鼻子,问他,“为什么把玫瑰退回去?”


蓝忘机脸上出现微微惊讶的神色,“你送的?”


魏无羡心道哪儿啊就是看到你助理把玫瑰拿出来,脸上还是大言不惭地说,“是啊是啊,是我送的。”


蓝忘机站在一边,脸上辨不清神色。魏无羡看了他一会儿,噗嗤一声笑了,“我开玩笑的,你要是想要我送的,改明儿我送你些。”


魏无羡信口胡诌,蓝忘机皱眉抬眼正要开口,又对上魏无羡笑意盈盈的一双眼睛。


“你想要吧?”那声音又轻柔又和缓,带着点蛊惑,“想要就说出来嘛,对不对?”


这句话落在他耳边几乎让他愣了,蓝忘机猛地回过神,面前的魏无羡茫然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刚刚……”蓝忘机不知道怎么说,魏无羡接话说下去,“你们现在这些人真是一点都不坦白,有什么说什么就行了,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


蓝忘机没说话。魏无羡站起来道,“好啦,我也该走了,回见了蓝先生。”


蓝忘机看着他胸口那块水渍道,“换衣服。”


魏无羡举手投降道,“是是是,我知道含光君不爱见人衣衫不整,但是我在这儿没衣服可换啊。”


“我的。”蓝忘机说,自衣架上取出一套还未穿过的衣物,远远地推到魏无羡身旁。魏无羡连忙道,“这可不行!”可不待他说出别的话来,蓝忘机自己已经径直走出了门。


魏无羡摸不准蓝忘机到底要干什么,只能脱了湿衣服换上那一套看着就觉得价值不菲的名牌,蓝忘机比他身材稍高,剪裁精良的布料穿在魏无羡身上略有些偏大。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蓝忘机和一个有着黑色卷发的美女聊天,立刻一阵歪风一样刮过去。


那美人黑发小麦色皮肤,身材性感惹火,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发亮的眼神没说话。美人一见魏无羡就笑了,“这就是你的那个助理?”


蓝忘机道,“是。”


美人笑意盎然,纤细手指轻掩朱唇,啧啧称奇,“这是JIL庆祝你巴黎走秀的纪念版,你可还真是大方。”


魏无羡低头看了一眼衣服,果然在不太明显的角落找到了蓝忘机的名字缩写,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蓝忘机,蓝忘机没看他,只对美人说,“不过是衣服。”


美人咯咯笑了会儿,忽然远方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子对她招了招手,蓝忘机道,“菲奥娜,多谢。”黑发美人说了句客气就朝着棕发女子的位置飘过去,和她交换了一个热烈而旁若无人的亲吻。


魏无羡咦了一下,蓝忘机道,“那是她女伴。”说着,他把手里的卡牌递给魏无羡示意他别上。


魏无羡摸下巴,“你们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很多。”


魏无羡点点头,随口问道,“你呢,你是吗?”


蓝忘机陷入了一个长久的沉默。魏无羡回过神来干笑道,“啊哈哈哈那什么……”


“我不知道。”


魏无羡看着他。


西格莱的灯光映着蓝忘机半边侧脸浸在温和的阴影里,出众的美与冷硬是他身上矛盾又统一的特质,既美又强大,无人敢掠起锋芒。魏无羡记不得他在哪看过一句话,模特不一定要最美丽,最完美,却一定要在精致五官中有某种特殊、独有的气息。


那种复杂的、糅合了矛盾的气质会让人仿若置身另一个世界,被冰雪和鲜花覆盖。


他先前还不以为意,现在,就在当下,魏无羡觉得这句话说得太他妈对了。


 


冷餐会结束后,蓝忘机自己开车回家。一切和往常一样,除了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魏无羡哼哼唧唧地捏着安全带道,“第一次见面就回家不太好吧?”


蓝忘机扫了他一眼。魏无羡缩了缩脖子。


蓝忘机道,“下次不必翻墙,别上牌子就可以进来。”


魏无羡摸摸口袋里的卡牌,“什么时候都可以?”


蓝忘机点点头。


“干嘛对我这么好?”魏无羡笑了,笑声透过开着的车窗洒在夜风里,凑到蓝忘机旁边对他抛媚眼,“不会是看上我美色了吧含光君?”


蓝忘机伸手把他凑上来的脸按下去,语气波澜不惊地嗯了一下。


他耳根有点发红,趁着夜色无人发现。


魏无羡义正言辞双手抱胸,“我很有职业道德的,不要妄图用美色贿赂我。”


蓝忘机听到美色那两个字微微弯了嘴角,很轻微。


“你需要消息、报道、照片。”蓝忘机神色如常。


“成交。”魏无羡迅速抛弃了职业道德,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新一期夷陵娱乐周刊如期发行,而且少见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原因就在于一向除了硬照和官方图片之外很少有私照的超模蓝忘机,这次在夷陵娱乐上爆出了大量生活照。


魏无羡蹲在工作室里数销量,温情到了现在还不敢相信他们的事业有了如此大的转机,“你是不是犯法了?蓝忘机会不会去告你啊?”


“去,”魏无羡笑嘻嘻道,“我是那种不择手段的人嘛,我是付过账的啦。”


温情还是很怀疑地看着他,奈何他们忽然忙了起来,温宁一早上接了好些要求合作的电话,温情在旁边帮忙做记录,罗列其他要采访的艺人名单。没过一会儿蓝忘机打电话过来,魏无羡蹦起来冲去卫生间接电话。


“今天这么早?”


“嗯,这边拍摄结束了。”蓝忘机说,他的声音缓缓拂过魏无羡的耳际,“你现在过来?”


“来就来!”魏无羡跑回工作室穿上外套,拿了机车钥匙和相机冲下楼,“我过去找你。”


地址他记得,一路上机车的轰鸣声引得路人频频回头,魏无羡风驰电掣绕过大半个城跑到那个寸土寸金的住宅区里,大大方方亮了蓝忘机给的卡牌给极度怀疑的保安看。


保安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全身上下都写着狗仔队记者的家伙放进去,魏无羡已经朝着里面招手了,“蓝湛!”


保安回头一看,哪有什么蓝忘机的影子,再回过神的时候魏无羡已经跨上车子一溜烟跑了。


这片住宅区里住着很多著名的艺人明星球星,顶级的模特和艺术家,故而安保简直严格到令人发指。偏偏这一天出现了一个人骑着哈雷机车在前面狂奔,后面一大群保安喊打喊杀的奇特场面,散步遛狗的影帝和逗猫下棋的拳皇一起驻足围观,不忘拍照发了一张朋友圈。


蓝忘机开了手机翻了翻,就看到影帝那个朋友圈,皮衣皮裤一身劲装的黑衣青年骑着哈雷机车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他起身去开门,刚好魏无羡从电梯上来,本来准备扒门的动作没刹住脚一下冲进蓝忘机怀里,直接把后面爬楼梯上来的保安们看懵逼了。


“我朋友。”蓝忘机拍了拍魏无羡的脊背,示意没有什么事儿。


关了门魏无羡笑嘻嘻地从蓝忘机怀里钻出来,眼神忒得意地看他,蓝忘机摸了把他头发,“胡闹。”


流畅的线条结实的躯体,青年人特有的清爽能让蓝忘机想起来蓬勃的绿荫和树木,他手指顺着魏无羡下颌皮肤缓慢下滑钻进衣领里,抓住人往床上一扔,如愿以偿地睡到了活力四射的魏先生。


 


“看这边——好。”魏无羡穿着大一号的睡衣举着相机给蓝忘机拍照,不断调整着光线角度力求完美。拍完一张照片就直起身揉揉腰,一脸的苦不堪言。


“还疼?”蓝忘机从临时搭的拍摄棚里走出来,把魏无羡抱在怀里。


“疼。”魏无羡真诚地直视他,“能不能换一种偿还方式?”


“不行。”


“那能不能不要做一次一张照片?两张怎么样?”


“不行。”蓝忘机把他扣在怀里亲他后颈,刚洗完澡的魏无羡身上全都是蓝忘机沐浴露的味道,“一次就是一张,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转过身把自己埋在蓝忘机怀里捏着戏腔嚎啕大哭,“含光君您天赋秉异奴家实在消受不了哇!”


坏就坏在他转身的时候还多蹭了两下,眼看着蓝忘机又要变身,魏无羡长腿一蹬就要脱战,被蓝忘机捞着腿压着腰按在沙发上就地正法。


 


晚上蓝忘机有个走秀,魏无羡自己窝在蓝忘机的床上刷微博。他有个小号专门放手机偷偷拍的蓝忘机私照,挽着袖口浇花,吃饭时候喝牛奶,试衣服试到一半要脱不脱的时候……手机像素渣,很多时候脸拍出来都是糊的,只能看清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但是魏无羡很喜欢。粉丝也只当他是工作人员里的随行迷弟迷妹,每天大大求高清的话喊得络绎不绝。魏无羡刷着刷着笑,直到蓝忘机回来的时候魏无羡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宽大睡衣下摆是两条细长有力的大腿晃啊晃,越往上星星点点的吻痕越多,胸腹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粉色里。蓝忘机洗了澡出来,头发湿淋淋地滴水,魏无羡干咳一声爬起来给他擦头发,睡前两个人又愉快地来了一发,魏无羡被他做地腰快断了,澡都不知道洗了多少次才堪堪被放过,脸颊上全都是蒸汽和情欲的红色。


蓝忘机抱着睡着的魏无羡,他伸手去床头柜上摸了手机,对着魏无羡睡着的侧脸拍了一张,设成手机壁纸,想了想,又多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


手机提示音显示设置成功,他切出页面看着屏幕上熟睡的魏无羡发呆。


他好像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喜欢这个人。


蓬勃的,像一株榕树一样落地生根、独木成林的魏无羡。


 


隔天蓝忘机去上班,助理说蓝曦臣找他。


蓝曦臣的办公室是极其具有现代设计感的立体式构型,四面以无框画的格式依次挂着公司顶级的十二位超模。空白的墙面上绘着深蓝色的海岸,在彻夜不息的灯光下闪着细碎光芒。


蓝曦臣手边放着新一期的夷陵娱乐周刊,他对蓝忘机点点头。


“他的拍照不错,有没有想过让他过来?”蓝曦臣翻了翻几张颇受好评的照片。蓝忘机摇头,“他不适合这里。”


“也不是让魏先生跳槽过来,”蓝曦臣道,“蓝氏打算和夷陵娱乐合作,增加你的知名度对我们也有好处。”他笑眯眯地说,“看来你和这位魏先生相处的很好啊,你喜欢他?”


蓝忘机转身就走,并不回应蓝曦臣类似于“请人回家吃饭”一类的建议。


他起身走的有些太匆忙,手机落在蓝曦臣桌子上了,亮起的锁屏背景是一个专心吃着一大碗特辣拉面的青年,一身劲装V领堪堪露出锁骨,一双眼睛神采飞扬。


蓝曦臣看了会儿,笑了。他找助理让给蓝忘机送回去,打了内线让秘书准备合作事宜。


 


魏无羡背着相机双手插兜站在地铁站里。


他在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灯牌前面晃悠,灯牌上珠光宝气奢靡优雅的模特儿尽情地展示上帝赋予的青睐,他的眼神没有在那些烈焰红唇上多停留,绕着灯牌一个又一个地走,直到找到他想要的那个。


那是所有灯牌中面积最大、最引人瞩目的一个,在昏暗的地铁站里像是地标一样显眼。纯暗色的背景很好地烘托出画面中心气质冷漠而令人惊异地俊美的男人,魏无羡几乎还记得那光滑闪耀的发丝在他手里的时候是如何的顺滑和微凉,拂过他的指尖就像一阵不经意的微风。


魏无羡拿出相机对准灯牌拍了几张,旁边路过的小姑娘连串尖叫手舞足蹈地指着灯牌上的人说,“天啊!是含光君蓝忘机!男神!老公!”


小姑娘的男朋友扁扁嘴,小姑娘笑嘻嘻地拉着他,“好啦,男神再好也不是我的,走吧!”


魏无羡从镜头后面移开眼神,看着他们消失在人海里的时候,几乎控制不住嘴角。


等他知道蓝氏来了人在工作室等他的时候,已经距离约定时间过了一个多小时。魏无羡推门进去就看到一个相貌不输蓝忘机,气质温和沉稳的男人正在笑眯眯的和温情温宁聊天,见他来了从容站起来道,“魏先生是吧?”来人自我介绍道,“我是忘机的经纪人蓝曦臣。”


蓝曦臣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这次来,是以忘机哥哥的身份来的。”


在模特圈里蓝曦臣亦是一代传奇暂且不表,如今他虽退居二线负责经济事务,到底是蓝氏拥有实权的高层之一,魏无羡内心翻来覆去的念头都和蓝忘机有关,脸上少有的严肃让一旁的温情和温宁也不敢贸然出声询问。


蓝曦臣斟酌了片刻道,“既然你和忘机已经定下来了,那么……”


魏无羡出声打断他,“啊?”


蓝曦臣讶然道,“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此言一出,温情和温宁的嗓子里发出微弱的抽气声,两个人都是一副被雷劈中的样子。蓝曦臣看了他们一会儿转向魏无羡真诚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没有告诉你的同事。”


蓝曦臣到来这件事的直接后果就是,晚上蓝忘机在家里同时看到了魏无羡和蓝曦臣两个人在家里玩体感游戏机,魏无羡欢呼一声跑去给了蓝忘机一个拥抱,旋风一样刮走了他手里拎着的食物,蓝曦臣在后面颇为遗憾地感慨道,“魏先生玩游戏太厉害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蓝曦臣道,“我不是在夸你。”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和蓝忘机告别出门,魏无羡捧着三个碗跑出来东张西望,“蓝湛,你大哥走了?”


蓝忘机默默地看着他,魏无羡放下碗凑过去亲了了一下蓝忘机的鼻尖道,“怎么了,连你哥的醋也要吃?”


大约是说对了,蓝忘机把人压在餐桌上狠狠做了一顿,抱着人不停地抚摸脖颈和背,魏无羡安抚他,情话不要钱一样说出来,一句“我就是蓝湛一个人的”重复了千儿八百遍,他也不觉得烦人,只是越说越上瘾,恨不得扒着那人耳朵,日日来上一句,直把人撩成烽烟四起星火燎原才肯罢休。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想说这句话,”魏无羡躺在蓝忘机怀里看他,“大约前世有缘?”


蓝忘机低头亲他,亲到他喘不过气来。


 


蓝氏与夷陵娱乐的合作就是为BLEVOS共同完成一支广告硬照的拍摄,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魏无羡在摄影棚里看来来往往的人布置装饰,高大的会堂垂下细碎的水晶吊灯,旋转楼梯蜿蜒到令人目眩的头顶,红毯从厚重雕花木门延伸到露台,落下的人造积雪堆出可爱圆润的弧度。


蓝忘机几乎是被一群人簇拥着出来的。他梳起常常滑落额前的头发固定在脑后,侧脸线条锋利冷硬,惊心动魄的美感几乎在场所有的人赞叹。


魏无羡举起相机对准蓝忘机按下快门,镜头里的蓝忘机直直地看过去,越过往来的人海和杂物,眼神穿过镜头牢牢盯着魏无羡。


他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像是一团炎热的熔浆裹着你沐浴,也像一块坚冰拥你入怀,更像是雪山颠飞过的候鸟,无法停下歇息的脚。但是如果一定要魏无羡形容,他会形容那是一束火光。


 


硬照拍摄是蓝忘机的强项。


蓝曦臣在旁边看着,摄像组的负责人悄悄地问他,“我怎么觉得含光君今天的状态特别好?”


蓝曦臣反问他,“他哪一天不好?”


负责人解释道,“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他从天上落到了凡间。”


落到凡间的蓝忘机斗篷及地,BLEVOS的衬衫闪着幽暗的花纹,三件套西装领带牢牢扣到脖颈,魏无羡的镜头牢牢地锁定他,随着蓝忘机肢体动作的变化三十六个镜头很快就过去,蓝忘机伸手拉下了领带,他的目光一刻都没有从魏无羡身上移开,蓝忘机站起来解开斗篷和西装,褪去外面束缚贴身的衣物一步一步靠近他的摄像师。魏无羡眼睛贴在相机上随着蓝忘机的动作慢慢后移,手中快门不停,直到蓝忘机伸手将阻遏他视线的相机按下去。


两人的视线刚一接触,蜂拥而来的情绪热烈地仿佛能点燃空气。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眼睛,又一次从头到脚没入那灿烂的火光里。


 


直到今天魏无羡才意识到,他已经见过太多蓝忘机的样子。他的冷淡他的冷漠,他冷静时垂下的眼睫,他开心时候扬起的眉尾,他爱他的时候,眼里迸发出来的光。


仿佛他在人世间磕磕绊绊地游走,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有着他喜欢的一切,而他根本舍不得眨眼哪怕为此灼伤视野。


 


再一次蓝忘机有走秀的时候魏无羡坐在正对展台的第一排,在那里他能看到挨个模特儿身着时装款款朝他走来。开场的蓝忘机穿着一身白底灰纹的西装,站定的时候眼神在魏无羡身上扫过三五次,魏无羡笑着对他招手眨眼,蓝忘机的唇角便也微微带了笑。


等到展出结束,蓝忘机带着所有模特一齐走出,他率先走下漫长展台,来到魏无羡啊面前捧起了他的脸送给他一个亲吻。而魏无羡的回应就是把他抱得更紧。


周围的尖叫已经他已经听不到了。魏无羡站起来拉着蓝忘机跌跌撞撞地冲出了会场,外面繁星漫天。


魏无羡问他,“你后悔吗?”


蓝忘机回答道,“不。”


他抓紧了魏无羡的手,温热的体温从另一个人身上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魏无羡说,“这么巧,我也是。”


 


而今繁华正当年少,与君并肩共看红尘老。


 


 


魔道祖师·你的样子  END


 


————————


PS   简单的故事。


     晚安。眨眼。

评论

热度(1188)

  1. 乱葬岗一枝花青沢奚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