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谎话情歌

好棒

忘羡大队长:

高中生设定,写一写忘机视角。




01

魏无羡回来了。

这是炸裂在蓝忘机脑海的第一个想法。

然后这个想法幻化成一条接一条的字幕厚厚地飘在他的眼前,几乎挡住了他笔下的几何题。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转学生魏无羡。”

是变声期男孩子独有的声线,和记忆里清亮的声音大为不同,蓝忘机有些心猿意马,总觉得书本上的三角形和圆形都开始在他面前欢快地跳起了舞。

算了,这题是解不下去了。

讲台上的少年一脸清爽笑容,有点陌生,他留着半长的头发,额前的刘海将及眼睛。苏州的天气入秋得总是很困难,午时的阳光还很烈,细细碎碎地穿过窗外的香樟叶,在他脸上投下一小片错乱的阴影。

男生套着宽松大码的蓝白色校服,拉链被拉至胸口的位置,露出里面黑色短袖的领子。

“以后和大家就是同学了。”

魏无羡朝着蓝忘机座位的方向挺了挺身,抬起头露出他好看的眼睛,蝉鸣忽止,四目相对,蓝忘机甚至有了半个剩夏的光芒都盛进了他的眼的错觉。

手里攥着的笔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不知向前滚到了哪个角落里。

蓝忘机心道不妙,他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都还要想魏无羡。

想到直到对方出现在面前,这份思念的情绪仍浓雾般的散不开。


02

蓝忘机第一次见到魏无羡是在隔壁邻居的枇杷树上。

蓝忘机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孩子站在高高的树上,用衣服兜住了几十个橙黄的枇杷,甚至不满足地还在采摘,有几个枇杷从衣服边缘掉落直直地滚在蓝忘机的脚边。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偷枇杷的行径被发现,向蓝忘机努了努嘴示意:“枇杷分你一半,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从小被教育要遵纪守法诚实守信的祖国蓝小花怎么会与魏无羡同流合污呢,只是最后还是被连累成了一个同伙的罪名被家长教育了良久。

后来,蓝忘机的生活里多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到处惹事的小霸王。再后来,魏无羡家中变故,他被一个姓江的男人领走了。

至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现在,他站在他的面前,坦然自若地说:

“蓝忘机,我回来了!”

魏无羡拦住蓝湛去办公室送作业的路,神气活现地微微伸出双臂,像是在求一个重逢后喜悦的拥抱。

“我知道。”蓝忘机故意不理他,绕过这个挡路的“障碍”径直走向办公室。

魏无羡追上去:“蓝忘机,你到底听见没有,我说,我回来了!”

“嗯,欢迎。”

好在魏无羡一点也不在意,他追上蓝湛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把半个身体都挂在了对方的身上,这个动作他对江澄经常做,所以熟练得很。

“昂——蓝忘机你怎么还是这么冷淡啊……”

随着声音的渐远,沿着长廊的各个班级里都有学生伸出头来看他们,他们诧异于为什么年级里有名的三米勿近的冰山竟然会和一个转学生如此熟稔,好像,好像还笑了!

信。

粉色信封的信,上面娟秀的笔迹写着“魏无羡 收”的字样。

“魏无羡,有你的信。”

“哦,谢谢你啊蓝班长,放我桌上吧。”

蓝忘机看着在教室后面和一群男生闹作一团而无暇分神的魏无羡,犹犹豫豫地把信轻轻放在魏无羡的桌肚里。

偷看别人信件这种事断断是蓝忘机做不出来的,只是那个粉得太过少女心的信一直深深浅浅地扎着蓝忘机余光里的视线。

太刺眼了。


03

蓝忘机架着魏无羡把他轻手轻脚地放在沙发上,然后走到玄关处去开灯。

一扭头,就看见魏无羡已经把校服衬衫的纽扣尽数解开,敞着胸膛躺在那里。

灯光是昏黄的,少年人的身体说不上性感,但却骨骼分明,纤细匀称,蓝忘机还是羞了脸。

“你干什么!”

魏无羡急忙解释:“你放心,我不喜欢男人的!你看我一身青,多可怜啊,来帮我看看背后有没有被打到,这群混蛋,下次别落我手里!”

半个小时前他们刚在学校里刚跟人干完一架,对方人多势众,魏无羡一点占不到便宜,脸上身上都挂了不少彩。蓝忘机因为是后来加入混战的,所以没受什么伤。

蓝忘机从房里拿出药箱,单膝跪在魏无羡旁边,给他受伤的地方涂药酒,发现他胸口竟然又一处陈伤,像是被刀之类的锐器所伤。

蓝忘机冷声问:“这怎么来的?”

魏无羡睁眼,说着蓝忘机的目光看去,摆摆手无所谓:“三年前,遇上个小姑娘正在被几个流氓欺负。”讲到这个,魏无羡也不顾当下的新伤,更加眉飞色舞起来:“我当时一个左钩拳右钩拳,没几下就把领头的给放到了,谁知那帮人还随身带武器。”

蓝忘机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眸:“小姑娘?给你写信的那个?”

魏无羡应地毫不犹豫:“对啊,你看,虽然呢,这个伤再也去不掉了,但是它代表着我曾经保护了一个女孩子,而且这个女孩子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等等,你怎么知道给我寄信的是女孩?”

蓝忘机将他重重一推,怒道:“你也知道,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了!”

这一掌正打在魏无羡微微紫青的肩膀上,疼得他呲牙咧嘴,“嘶——嘶——”地倒吸凉气。

蓝忘机敛了敛怨气,复又专心给他上药,不再说话。

也许是气氛太过沉闷严肃了,魏无羡摸摸鼻子,岔开话题:“想不到啊,看你小时候文文弱弱的,现在的身手还不赖嘛!”

“谢谢。”蓝忘机不冷不热回他,只不过表情看起来一点也没有被褒奖的愉悦。

把所有的伤口都上完药,蓝忘机的呼吸和心跳都渐渐平复下来,他又恢复到那个平时的蓝忘机。

“那今天又为什么要打架?”

“我经过厕所时听见他们打算去欺负聂怀桑,我就想着啊让爸爸我先把他们都解决了……”

“逞强!”魏无羡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分分钟就能让蓝忘机气急败坏。

魏无羡叹气:“要不是他哥哥因病夭得早,现在谁动他一下?”

蓝忘机沉默了会儿又问:“这么晚你在学校做什么?”

“那你呢?”魏无羡反问。

“我……留下来……问几道题。”

蓝忘机密密匝匝的睫毛轻轻颤动,像是蝴蝶的翅膀在魏无羡的心上展翅。

魏无羡噗嗤一声:“蓝忘机,你知道吗?你这个人一点也不会撒谎,一眼就能让人看穿。”

是的,蓝忘机不会说谎,一是自小的家教使然,二是他自己的性格原因,是非模棱不得。可是当人渐渐长大了,就不得不有保留真话的场合,但蓝忘机的谎言总是太蹩脚,像穿上不合身的服装,整个人都僵硬起来。

“……练琴。”

“看!”魏无羡从包里拿出一支笛子来,笛身乌黑光洁,末端一束红穗轻摇。

魏无羡挑挑眉:“我也是在练习,不过是在天台。”

“音乐教室,你可以用。”

“下个月校庆,你和我合奏。”蓝忘机平视魏无羡的眼睛,不像是商量的语气,更像是一句通知。

魏无羡愣愣地盯着他半晌,眨了眨眼,掏了掏耳朵,张了张嘴。

“啊?”

打架事件终究还是没能瞒住,好在有蓝忘机这个三好五美的好学生当盾牌,校方也没太过追究。

魏无羡偷偷缓了一口气,这要是刚转过来就背一个处分,说不定不出一个星期江家就要派人来接他回去了。

在那之后,蓝忘机一直在为了汇演做准备。

往年里,蓝忘机的钢琴独奏一直是压轴节目,不知怎么的,今年他报上去的节目竟然是钢琴和笛子的合奏,是一首无名的曲目,魏无羡听过他谈过,怪好听的。

钢琴和小提琴也好,和吉他也好,总之,和笛子真是一点也不和谐。

弹钢琴的人和吹笛子的人,好像也不太合适。

魏无羡站在后台的暗处看着蓝忘机正在调琴的背影这样想。


04

圣诞节这天。

蓝忘机在人潮拥挤的街口等魏无羡,然后开始回想三天前。

魏无羡趁着早操时段,一边敷衍地跟着音乐摆臂,一边扭头问他:“蓝忘机,圣诞节有空吗?”

“有。”

“Xx路口,等我。”

没有给蓝忘机任何拒绝的机会。

气温一降再降,蓝忘机特意穿上厚厚的长风衣,带着围巾。再配上他一脸冷漠的表情,活生生像刚从冬季时装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时不时有小姑娘走过他时还特意回望两眼,然后念叨着“啊啊啊好帅一定是在等女朋友她好幸福!”。

魏无羡来了,抱着两杯热奶茶,身着单薄的毛衣套一件羽绒外套就这么来了,拉链还大敞,蓝忘机皱着眉解下自己围巾,带着体温的余热三下五除二地把魏无羡的脖子绕了个结实,这才略微满意地缓和了些脸色。

蓝忘机慢慢吮着魏无羡给的奶茶,嗯,很甜。

他知道魏无羡嗜辣,暗自想会不会他手里的那杯是辣的,这么想着眼睛就不自觉盯着了。

“想尝尝我的?”说着毫不在意地把咬过的吸管伸至蓝忘机跟前。

“!”

“开玩笑开玩笑!别生气嘛。”

总是这样,撩人却点到即止,蓝忘机摸不透他。

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市中心,不过也好,没什么人,周围很静,偶踩过陈旧木板路而发出的嘎吱声,剩下的就是湖水拍打暗礁的声响,激起了串白色的浪花,水鸟长鸣着飞过湖面。

报时的钟声铛铛铛响起,厚重而悠远,城市中央广场的上空炸开盛大的烟火。

魏无羡下意识抬头看,下一秒就被一双微微凉意的大手捂住耳朵,这样就不会被响亮的声音炸得睁不开眼了。

五颜六色的烟花绽放在幽暗的夜里,之后又归于平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热闹了整片夜幕。

蓝忘机想起自己,自己的爱情。

魏无羡比蓝忘机矮一点,这个角度蓝忘机正好可以看见他笑眼里溢出星光和火光。

是一个适合接吻的角度。

魏无羡张口说了无声地说了句什么。

他说了什么,好像是“蓝忘机,你真好。”

蓝忘机突然就有那么一瞬间的悸动,身体容不得他思考,便就着捧着魏无羡脑袋的姿势慢慢靠近。

那时炸在胸腔的,不知是烟花还是心脏。


05

人是感性的动物,有些时候总是被情感控制着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比如,对自己年少玩伴的一个亲吻,这样的举动很亲亲一只小宠物可能也没有什么不同。是的,这无可厚非,虽然理智上可以这么安慰别人,但是事实上如何面对自己倒才真是一个难题。

圣诞节那个意外的吻之后,魏无羡已经快一个寒假多没见过蓝忘机了,或者说,是蓝忘机故意躲了他这么久,让蓝忘机装做毫不在意地说一句“抱歉啊,你不要往心里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魏无羡这边就不是耐得住性子的人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拳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然后摁响了蓝忘机家的门铃,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个什么劲儿。

门被打开了,是一个穿着蓝色休闲毛衣的男人,长相和蓝忘机颇为相似,眸色更深些,笑意温和。

“曦臣哥哥。”

蓝曦臣开口:“来找忘机吗?他去图书馆了,你去他房间等等他吧。”

房间的布置风格一如他的主人般简洁素净,甚至还有丝淡淡的檀香气。书橱的角落处,一个小小的云卷刻纹的木盒吸引了魏无羡的注意。

木盒看起来有年头了,上面的开阀泛着斑斑锈迹,却并未真的上锁,盒盖上毫无灰尘,看来主人是常常把它拿出来的。

魏无羡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

一朵干花。

通过花瓣形状和半透明的纹路,依稀可以辨出是芍药花。

魏无羡有个爱好,采下来的花非要戴在蓝忘机的头上,采的最多就是粉芍药了,把蓝忘机逗得脸通红是他最大的乐趣,可他忘了,蓝忘机也不胜其烦地陪着他闹了那么多次。

一张照片。

照片有些泛黄,上面有两个人,看起来刚上中学的样子,魏无羡穿着宽大的背心,笑嘻嘻地搂过蓝忘机的脖子,头靠着头,咧嘴看向镜头。蓝忘机是有些抗拒的,因为他的双手都在尽力想把魏无羡推地远一点,相机把这个并不是特别和睦的画面定格下来。

是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起的最后一个夏天。

一些魏无羡小时候打过的弹珠,罚抄过的练习本什么的。

盒底还有一张乐谱,是手写的,魏无羡依着修修改改的音符轻哼,原来是那次校庆上他们合奏的曲子。

右下角小小的落款是蓝忘机端正的字迹:《忘羡》——蓝忘机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微小的动静。

魏无羡朝蓝忘机扬了扬手中的纸张,眼角眉梢尽是明朗的笑。

“哦豁,怎么办,我发现你的小秘密了。”

蓝忘机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很平静,明明现在的他根本就像一只失去了刺的刺猬,一点防护和伪装都没有,但却没有被对方窥得自己秘密的窘迫和慌乱,或者说,他反而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

所有的甜蜜和苦楚,统统被自己揉开碾碎,像一杯酸涩的青草汁,然后尽数吞下。

那些在心底百转千回过却没有勇气让其曝于白日下的心思——

怕他知道但更怕他不知道。

魏无羡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暗恋就说啊,喜欢就上啊,你以为我费这么大力气地回来是为了什么?”

魏无羡顿了顿:“我遇到过那么多人,可我就喜欢你,只喜欢你,最喜欢你。”

窗前的风铃叮呤清脆,雨声暂歇,晶莹的水珠顺着叶梢滚落,融进泥土,树叶被雨冲刷地油亮,颤悠悠地抖动了几下。屋前的小路上没有行人,通向远处碧蓝如洗的天空。

绵长的雨季终于要结束了,又是一年盛夏将临。

好在生命年轻,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那杯青草汁竟然发酵出了一朵花来。

蓝忘机释然般吁出一口长叹:“魏无羡,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

魏无羡咧开嘴,笑着走向他:“蓝忘机,你又说谎了。”



END






大概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文名是一首歌,钢琴版很好听。

评论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