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葬岗一枝花

夷陵湖水浪打浪,老祖划船不用桨。

【忘羡】云深不知处鸡飞狗跳的九天 03

太可爱了

森罗:

※云深求学时期


※放飞自我


※前文http://nicomakirin.lofter.com/post/1e6d45a7_f209a70




难以想象,我居然日更了…(强行


跟风净化一下,谢谢太太们打的鸡血…






03






灯火蓦地闪烁了一下,映得蓝忘机的神色明暗不定。魏无羡心中生疑,好奇心也愈发旺盛,正欲追问,忽见蓝忘机放下书册站起身来。




魏无羡心道莫非我说错了什么话让他不高兴了,左右寻思愣是没想出来自己刚才说的话能有哪里惹对方不悦。这时蓝忘机淡声开口道:“你想吃什么?”




……




魏无羡沉默了一下,道:“火锅?”




蓝忘机也沉默了一下,道:“没有。”




“那你让我下山……”“不行。”




魏无羡只得妥协道:“行吧,你们这里有什么我吃什么……吃不吃得下是另一回事。”




蓝忘机点头道:“你随我来。”




出了藏书阁,只见翠林修竹沐浴在溶溶月色中,遂夜晚习习的凉风徐徐摇曳。小径上空无一人,泥土仍带着湿气。魏无羡竖起了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蟋蟀的叫声传出的方位,顿时玩性大发。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回头,正逢魏无羡从灌木丛里窜出来,捻着一只蟋蟀兴冲冲地道:“没想到你们这里还能捉到这么大的蟋蟀!怎么样?送给你,要不要?”




对方脸上是得意的笑,尾巴无意识地摇得欢快,目光中带有几分殷切,让蓝忘机莫名想起那些做了什么好事求表扬的小孩子。他默默移开目光,说不出什么呵斥性的话,静默片刻,艰涩道:“不要。你喜欢就自己留着。”




“哦。”魏无羡点点头,也看不出脸上有失望的神情,“那我拿回去给江澄他们开开眼界……”




蓝忘机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放了。”




“……”魏无羡顿了顿,正色道:“你刚刚还说让我自己留着的。”




蓝忘机冷了一张脸,漠然道:“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魏无羡心说我又不杀生,正不满地要再跟他理论几句,忽见一人披着月色走近。那人是与蓝忘机如出一辙的素衣若雪、温润如玉,只脸上神情有所不同。蓝忘机也立即察觉到那人的气息,不再与魏无羡争执,而从容地转身,微微俯身示礼。




魏无羡也略微敛了神容,连尾巴都不再乱动。他向那人示礼道:“泽芜君。”




蓝曦臣似乎正是要来找他们两人的,即便如此,他见到魏无羡的模样后还是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即忍俊不禁道:“我从叔父那里听说过了,没想到……魏公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可有头绪?”




魏无羡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道:“我单知道自己被那狐狸咬了一口,没想到第二天一醒就成了这模样。泽芜君,你可听说过这类妖法?”




蓝曦臣了然地“嗯”了一声,温和道:“我方才下山,了解了一些事情,也有了些猜测,还不是很确定。魏公子,可否让我仔细看一看?”




魏无羡没有过多纠结,爽快地答应了,而后顺从地凑上前,微微俯首,好让蓝曦臣能看清他的耳朵。蓝曦臣仔细瞅了半晌,除了看出这确实是狐耳无误外,也实在瞧不出什么名堂,刚抬手要摸一摸以便进一步确认时,忽然感觉到来自自家弟弟的目光。




蓝忘机一贯不喜多言,此时也一言不发,只默默盯着蓝曦臣抬起来的手,似是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蓝曦臣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抬起的手落下时强行换了个方向搭在魏无羡肩上,道:“可以了,魏公子,不必过多担忧。明日我查询古籍整理好后会告知你详情。”




他话锋一转,又道:“你们二人还未用晚膳吧。忘机,你带魏公子去吧。”




蓝忘机点头,再次向兄长示礼告辞,便和魏无羡一同离开了。




蓝曦臣在原地静立片刻,直至两个少年的背影从自己视线里消失,他才像感叹一般喃喃道:“不管怎么说,交到朋友是好事……”











翌日清晨,魏无羡仗着自己有正当理由不去听学,正想睡到日上三竿,却一大早被江澄从床上拖了起来。见他有睡到天昏地暗之意,江澄便骂骂咧咧地道:“别睡了!阿姐来看你了!”




魏无羡顿时惊醒,眸子从混混沌沌恢复清明,而后他便大惊失色道:“师姐来了?她怎么来了?”




江澄轻咳一声,道:“昨天早上我让人给家里送了急信,阿姐大约是听说你病了,就央着爹带她过来看你……”




魏无羡捶了江澄一拳,然后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江澄无语地看着他团团转的模样:“你做什么?”




魏无羡头也不抬:“找块布遮一遮。我这样子,吓到师姐怎么办?”




江澄:“……”




待魏无羡找到一块黑色大块布料把自己从耳朵到尾巴罩了个严严实实,江澄打量了他一下,实事求是地评价道:“我觉得你这个鬼样子更容易吓到她。”




……




在同舍生好说歹说的劝架下,魏无羡总算是避免了就地跟江澄打成一团,裹着黑布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江澄说的八角凉亭。




他在一旁观察了一下,好笑地发现蓝忘机竟也在。大约是江枫眠去跟蓝启仁会面了,江厌离又要来等他,于是蓝启仁或是蓝曦臣便让蓝忘机给她带路。




此时蓝忘机坐在一边,坐姿端正得有些拘谨。江厌离乐呵呵地把带来的汤和饭菜摆上凉亭中的小石桌后,便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翘首以盼。等了许久不见魏无羡人影,她便将目光转向蓝忘机,柔声道:“蓝二公子,阿羡在这里,一定没少添麻烦吧?”




蓝忘机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诚实地应道:“嗯。”




江厌离又问了一些问题,大意就是了解一下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的情况。魏无羡听着总觉得蓝忘机再答下去就要把自己一顿饭吃几粒米都答出来了,忙清了清嗓子走了出来。




江厌离见到他,轻轻“啊”了一声,犹犹豫豫地道:“阿羡,你怎么……”披着块黑布?




魏无羡道:“我染风寒了,冷。”




江厌离登时紧张:“严重吗?”




魏无羡见不得她担心的模样,只得道:“没事没事!已经好了!”




江厌离蹙了眉,将魏无羡按在石凳上,转头严肃地望向蓝忘机。




蓝忘机:“……他的病确实好了。”




江厌离闻言略略放了心,回头仔细一瞧,却是摇了摇头,抬手轻轻地掀开那块黑布,讶异了一瞬,正对上魏无羡小心偷瞄过来的目光。她有些哭笑不得,道:“我从泽芜君那里听说过了。”




见魏无羡一脸憋屈,她忍着笑抬手像顺毛一样在他耳朵上抚了抚,道:“好啦好啦,其实……还挺可爱的。”




魏无羡:“……”




魏无羡被噎得说不出话的场景倒是少见,蓝忘机面无表情地旁观了一会儿,看着江厌离摸摸魏无羡的头又摸摸软软的耳朵,心不在焉地蜷了蜷手指。告辞离开时,江厌离要留他下来一起吃饭,被他婉拒了。




于是魏无羡趴在石桌上叫住蓝忘机:“蓝湛,你就尝一尝嘛,你还没喝过我师姐炖的莲藕排骨汤,来来来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




蓝忘机回头看了魏无羡一眼,对方慵懒地趴在桌上律动着耳朵的样子就这样撞入他眼中。他抽了抽眉心,僵硬地道了句不必了,便有些落荒而逃地离开了。




魏无羡郁闷地直起身来,却看见江厌离在掩嘴偷笑。




江厌离道:“羡羡,你几岁啦?怎么跟朋友还撒娇呀?”




魏无羡一愣,摸摸自己的脸:“我有吗?”




江厌离一愣,眼里流露出一点迷惑的神色:“……没有吗?”




她思索了一会儿,有些担忧地说:“交到新朋友是好事,可是,也不能老是跟朋友撒娇呀。”




魏无羡:“……”








-TBC-






家长组面对问题儿童交到新朋友时的困扰(。)


脑补了一下蓝大本来想摸耳朵结果硬生生搭肩,好尴尬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




周末努力捞一捞广厦…

评论

热度(673)